" > " > 发审委往事:权、钱、义鏖战25年_经典文章网,经典文章摘抄 > rel="stylesheet" type="text/css"> >
经典文章网:www.jingdianwenzhang.cn
>
您现在的位置: >经典文章 > >好文章摘抄 >

发审委往事:权、钱、义鏖战25年

时间:2018-01-20 09:03 来源: 经典文章网 点击: type='text/java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次
>

  发审委往事:权、钱、义鏖战25年

width="auto" />

/>

/>

   这是cover计划的第10篇文章

   作者

   乔小乔

   编辑

   杨颢 李伟

width="100%" />

  2017年12月19日这一天,证监会发审委审核了4家公司首发申请,仅万兴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一家获得通过。截至12月15日,新一届发审委在近两个月共审核首发企业81家,其中28家被否、6家暂缓表决、47家通过,审核通过率为58.02%。

  否决率远超今年前三季度。

  往回追溯,中国资本市场会记住:2017年11月20日,在中国证监会举行的第十七届发审委就职仪式上,发生了三件不同寻常的事。

  第一,证监会主席刘士余讲话,宣布证监会党委已经决定成立发行与并购重组审核监察委员会,对发审委和委员的履职行为进行360度评价。要健全监督制约机制,坚持无禁区、全覆盖、零容忍,终审追责。

  第二,就在10月底,媒体刚刚爆出,多名前发审委委员被采取强制措施,疑涉乐视网IPO财务造假。

  第三,中央纪委驻证监会纪检组组长王会民出席仪式并讲话,要求发审委委员守住廉洁底线,坚决做到“不收钱物、不炒股、不吃请”;坚决禁止通过购买拟上市公司原始股变相腐败;坚决执行相关回避规定,防范利益冲突;坚决净化朋友圈,纯洁社会交往。此外,还必须执行个人事项报告制度。“对于不合规的企业,要勇于投否决票。”

  第四,这是证监会纪检组长首次出席发审委就职仪式并发表讲话。

width="100%" />

  (新一届发审委亮相)

  第五,台下的第十七届发审委,也就是不区分主板和创业板的第一届“大发审委”,共有42名专职委员和21名兼职委员,不足66的规定名额。9月公布的拟任名单中有3人未能正式聘任,分别为河北证监局稽查处调研员、会计师房永峰,天职国际会计师事务所合伙人叶慧和北京天圆全会计师事务所合伙人魏强。

  第六,魏强的同事,天圆全会计师事务所副总经理孙小波正是当年乐视网IPO审核委员之一,并于10月底被带走调查,这可能是导致魏强最后关头被淘汰的原因之一。而叶慧被认为有历史污点,应该为上市公司恺英网络财报审计不合格负责。

  一叶知秋。就职仪式9天之后,重庆广电等三家创业板公司全部被否,创造了史上首个“零过会率”,资本市场震惊,投行和拟上市公司噤若寒蝉。

  据统计,第十七届发审委就任以来,IPO的过会率已经从80%下降到50%左右。

width="100%" />

  (2015-2017年企业IPO过会率 来源:Wind、广证恒生)

  Cover

  王小石:80个隐形人和30万一份的名单

  发审委这一专业工作大规模占据媒体头条,是从2009年底创业板开闸而起。一夜暴富的神话故事、众多神秘股东和肉眼可见的财务造假、业绩变脸,构成了此后数年资本市场的主要矛盾。媒体和股民将很大一部分愤怒指向发审委没有起到把关作用,放任不合格公司上市。

  但自从诞生之日起,“权力寻租”的话题就一直困扰着发审委。1999年9月,《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股票发行审核委员会条例》赋予了发审委对企业上市决定性的权力。当时的发审委委员多达80名,全部为兼职,身份保密,审核意见保密,投票不记名。

  可以想见,这样的机制安排给了发审委员们很大的空间。

  2000年,申请IPO、配股和增发的企业通过率合计达到89%,其中有一家公司叫麦科特光电股份有限公司。麦科特于2000年7月21日在深交所发行股票,8月7日上市,当年11月就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利润造假,2001年广东警方介入。通过调查发现,麦科特从公司基本材料、财务账簿、海关税单、交易合同全面造假,虚增资产和利润以满足上市要求。

  此后,麦科特被公安部列入“2001年十大经济犯罪案件”之一。麦科特高管以及南方证券、华鹏会计师事务所、明大律师事务所、广东大正联合资产评估有限责任公司涉案人员全部被抓。

  外界质疑,这样一家空壳公司,是如何通过发审委审核的?

  后来被捕的证监会发审委工作处副处长王小石案掀开了暗箱操作的冰山一角。王小石被捕之初的传言是,王小石仅仅靠出售保密的发审委委员名单,就获利上百万元,据称每份价格高达三十万元。

width="100%" />

  (原证监会官员王小石受审现场照)

  然而,最终让王小石获刑的是凤竹纺织(600493.SH)案:2002年,凤竹纺织为了上市,由东北证券经手向王小石行贿72.6万元。王小石收到钱后,由于自己已经赴深交所工作,就带着凤竹纺织的高管请时任证监会发行监管部审核二处副处长的楼坚和审核一处预审员齐蕾吃饭,打招呼要求尽快审核。王小石最终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成为发审环节倒下的第一名官员。

  遗憾的是,外界最终也不知道1999-2003年参与了发审工作的数百名发审委员都是谁。他们在2003年发审制度改革之前留下来的成绩单是:截至2003年8月底,当年新上市的41家公司中有20家业绩大幅下滑,整体下滑幅度达到97%。

  Cover

  冯小树:45分钟和5亿元罚单

  2003年12月5日,《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股票发行审核委员会暂行办法》正式颁布施行。7天后,《股票发行审核委员会工作细则》也相应颁布实施。发审委委员从80名降为25名,提高专业人士比例并且设立专职委员,投票记名并对外公布,全程录音,上会委员必须有工作底稿,并且提前对外公布发审会安排。

  2003年12月24日,第六届发审委正式成立,包括12名兼职委员和13名专职委员。其中,陈大刚、张为国、史多丽、刘勤、吴晓东、鲍恩斯、陈永民、邵蓓兰均来自证监会系统,占32%;马季华和贾小梁分别来自发改委和国资委;张守文来自北京大学;袁淑琴、张桂庆来自券商;戴勇毅、窦玉明来自公募基金;其他委员均来自律师事务所、会计师事务所、资产评估公司等中介机构。

  媒体一片欢腾,大赞能够对外公布名单的发审委终于“走下神坛”。随着透明程度增加,过会流程也进一步完善。上会环节被分为预审和发审会。申请材料经来自证监会的预审员审核、询问之后,会提前几天给相关的发审委委员。在发审会当天,一般由企业董事长、财务总监等高管以及投行代表参加,接受发审委员的询问。发审会之后,委员们会闭门讨论,最终投票得出结论。参加投票的7人中,如果赞成达到5票,企业就闯关成功。

  看似严谨的两道门槛却仍然受限于审核者的精力和能力。预审员来自证监会,据投行人士回忆说只有几人,每年需要审核几百家上市公司材料,证监会不得不长期从下属单位抽调支援;而发审会短短45分钟,发审委员重点询问的问题往往只有三四个,由于准备不足,大部分问题只能是对着预审员的记录再问一遍。

width="100%" />

  (北京市金融大街19号富凯大厦,证监会所在地)

  45分钟显然不足以对一家公司有深入了解,但却确实能够影响数十亿的融资计划。于是,更多的沟通、斡旋、酒局发生在证监会所在地富凯大厦之外,IPO造假和寻租依然没有停止。

  2006年11月17日,云南绿大地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首次申请中小板被否;2007年10月31日,绿大地二次闯关成功。媒体报道说,二次上发审会之前,上市团队对绿大地董事长何学葵等人进行“封闭培训”,将所有委员们可能提及的问题都设计好答案,何学葵背的滚瓜烂熟,终于过关。

  而证监会采访中则对后来引起轩然大波的绿大地造假上市案尴尬表示,发审委委员由于对公司情况不熟悉,以中介机构提供的书面材料为主,发审时没有看出问题。

  但绿大地前后两份招股说明书差异明显。如2006年的申报稿重点提示了其过亿元的存货减值风险;而2007年,尽管其存货余额猛增到17830万元,但招股说明书却删掉了这条风险提示。这样简单的漏洞,除了中介机构联合证券、深圳鹏城会计师事务所、四川天澄门律师事务所外,证监会的预审员和7名发审员——金杜律师事务所白彦春、上海众华沪银会计师事务所孙勇、大信会计师事务所陆军、赛德天勤律师事务所金黎明、天健中洲会计师事务所徐珊、深交所傅炳辉、证监会胡宝剑都没有看出来。

  2017年,冯小树案爆发,让外界得以更多窥见发审内幕。证监会通报中指出,2006年10月,鱼跃医疗(002223.SZ)开始改制工作,当年12月,冯小树通过岳母账户设立公司参股鱼跃医疗,2013年卖出获利达到2.48亿元。此外,他还涉嫌利用亲属账户买卖了多家公司的股票。

width="100%" />

  (冯小树)

  冯小树时任深交所发审监管部副总监,从2004年起出任第七届发审委兼职委员,2005年顺利连任。在卸任发审委委员之后,冯小树一直担任深交所上市委员会委员,直到2009年被抽调筹备创业板。创业板设立后,他还曾出任证监会创业板部审核一处副处长。因此无论是否担任发审委员,他都对发审工作拥有影响力,正是上市公司和投行不惜输送利益也要全力争取的对象。

  最终,冯小树被处以没收违法所得2.48亿元,并顶格处以2.51亿元罚款的处罚,震惊业界。

  Cover

  温京辉:给乐视网做账的委员

  绿大地首次上会时,发审委员包括两名律师、两名会计师、一名证监会官员、一名发改委官员和一名公募基金代表;而二次上会时组内专业会计师增加到3名,这源自2007年证监会提高发审委专业水平的一项措施——将发审委委员中注册会计师专职委员名额从5人增至9人,以加强对上市公司财务造假的审核。

  无可否认,在提前研读材料、45分钟盘问的发审制度中,会计师和律师是最有优势的专业人士,他们不会受到行业背景局限,能从制式报表中看到问题。2009年创业板开闸后,创业板发审委一直以会计师和律师为主导,人数占绝对优势。

  但讽刺的是,在会计师、律师等专业人士比例提高之后,造假案反而有增无减。

  会计师、律师等作为中介机构代表是否能够在发审工作中保持独立性,一直存在争议。尽管为了利益回避,入选发审委的会计师和律师都是专职委员,不能继续从事自己此前的工作,但发审委一两年一换,卸任之后自然要回到所内重操旧业;因此在担任发审委委员期间积累人脉和资源,用利益交换为自己的所招揽客户,仍然是业内心知肚明的潜规则。

  证监会对专职委员要求较高,包括所在事务所规模、本人从业年限都有严格要求,律师和会计师候选人由中国注册会计师委员会和中华全国律师协会推荐产生,因此专职委员往往出自大所,上任之后投行自然会将业务推荐给相关事务所;而中小事务所更是全力以赴争取发审委一席之地,一人入选往往带来全所上市公司业务增长。

width="100%" />

  (温京辉)

  第九届发审委委员、利安达会计师事务所温京辉2014年因为天丰节能造假上市而被证监会市场禁入10年。天丰节能除了造假公司常规的通过伪造函证编造客户、虚增收入外,竟然出现了2010年、2011年、2012年部分审计底稿均缺失的情况,震惊业界。而温京辉是天丰节能招股书的签字律师之一。

  2015年,温京辉又因为对业绩造假的华锐风电(601558.SH)2011年年报出具了无保留意见审计报告,再次被证监会重罚,市场禁入5年。

  华锐风电也许还不是温京辉的最后一张罚单,他还是乐视网(300104.SZ)上市材料的签字会计师。而据媒体报道,乐视网过会的发审委员亚太(集团)会计师事务所副主任谢忠平、天圆全会计师事务所副总经理孙小波和“提供帮助”的大华会计师事务所董事、执行合伙人韩建旻,都疑因乐视网造假上市而被抓。

  Cover

  谢忠平孙小波:死亡之组和天使之组的玄妙

width="100%" />

  (2010年8月12日,乐视网上市仪式上的贾跃亭)

  参与乐视网IPO的发审委员还包括:浙江天健东方会计师事务所王越豪、深交所上海中心副主任付彦、江苏世纪同仁律师事务所朱增进、中兴华会计师事务所张云龙和上海众华沪银会计师事务所李文祥。

  也就是说,上市时引起轩然大波、被众多同业检举业绩造假的乐视网,发审委员7人中包括6名专业会计师,竟也无人质疑乐视网神奇的财务数据。

  这可能与创业板神秘的股东们有关。毕竟,在谢忠平和孙小波出事之前,分管发行工作的证监会副主席姚刚、原证监会发行监管部审核一处处长、创业板发行监管部副主任李量都已落马,李量被指为乐视网等9家公司IPO提供帮助,共计接受贿赂693.6万元。

  而与乐视网同样拥有“汇金立方”股东背景的神州泰岳(300002.SZ),2008年第一次上会未通过,2009年第二次闯关成功,其遇到的发审委委员与乐视网基本为同一组:王越豪、付彦、孙小波、朱增进、谢忠平、张云龙。

  这一组发审委员手中,还放行了“汇金立方”系另一家创业板公司东方日升(300118.SZ)和造假上市的康芝药业(300086.SZ)。苏州恒久光电也是在这个组获得首发通过之后,因为《21世纪经济报道》爆出“专利门”而最终上市终止,创下创业板首例。

  一直以来,发审委都存在“死亡之组”和“天使之组”的传言。一般而言,发审委均固定分组工作,召集人一般为证监会派出的委员,由于委员时间安排,可能临时出现替换情况。一组7人中,只要有5人同意,公司发行就获通过。因此,工作细致的投行均对各组委员的性格、偏好有深入研究,甚至能够帮上市公司争取分到“较好沟通”的发审组,提高过会几率。

width="100%" />

  (2009年8月14日,第一届创业板发行审核委员会在京成立,包括专职委员23人,兼职委员12人,共35人。)

  孙小波和李文祥在2011年、2012年连续两年获得续聘,继续卷入风波。他们参与了广东新大地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审核,新大地在首发申请通过之后,因媒体举报而上市夭折。新大地的发审委员是:孙小波、李文祥、北京竞天公诚律师事务所李建辉、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陈静茹、北京金杜律师事务所龚牧龙、北京兴华会计师事务所谭红旭以及深交所孔翔,传言只有孔翔对新大地投下了现场唯一的一张否决票。

  与新大地同一天过会,同时被指责造假上市的三奥股份,其发审委员名单里也出现了龚牧龙和李建辉;而数月之后,孔翔、孙小波、李文祥、龚牧龙、谭红旭放行了四川新荷花中药饮片股份有限公司,这家公司同样在首发过会后因被举报造假终止审查。

  连续三家上市公司过会后被发现造假,市场对发审委部分委员能力与清廉的质疑达到了顶峰。

  Cover

  从“末代发审委”到“大发审委”

  2012年,刚到任不久的证监会主席郭树清在内部问到:能不能不要发审委呢?

  据说,现场没有人敢回答。

  郭树清的思路是,将发审工作下放到上交所和深交所,由交易所负责审核,证监会负责监管,改变证监会又当裁判又当运动员的尴尬处境,减少寻租空间,同时提高审核效率,最终改为注册制。

  这一思路并不新鲜。早在2003年发审委首次改革时,当时的证监会主席尚福林就提出发审委的未来是权限下放改为注册制。但上市审核利润之大远超外界想象,这项工作多年来未曾有实质性推动。

  在郭树清的指示下,上交所和深交所都专题研究了相关事宜。一度传言,证监会已经从上交所、深交所大量抽调人员参与上市预审工作,为最终移交发审权限做准备。但令郭树清失望的是,交易所均表示时机尚不成熟,自身能力还不够,并不积极主动。而来自其他方面的阻力也很大,自郭树清调离证监会之后,再也无人提起此事。

width="100%" />

  (2016年发审委审核通过率为 91.14%,2017年大幅降低。来源:Wind、广证恒生)

width="100%" />

  (2017年1-7月证监会受理首发企业申请313家, 270家通过审核,通过率 86.26%。来源:Wind、广证恒生)

  证监会发行部和创业板部自己提出的改进方向,是在发审委中增加来自买方公募基金的委员比重,让他们代表投资者为资本市场把关;但随后传出买方委员和上市公司、券商勾兑用过会换取打新机会,证监会的努力看似并未解决实际问题。

  尽管连强势的郭树清也未能推动发审制度改革,但发审委存在极大寻租隐患、无法承担资本市场期望已经是监管、业界和媒体共识。经过较长时间的IPO暂停之后,刘士余出任证监会主席,重提资本市场改革。这又让外界看到一线曙光,“末代发审委”的说法不时见诸报端。

  但目前的操作则是,监管思路从“取消发审委”转变为“大发审委”,以及配套的对发审委委员的严格管理和终身追责制度。在千呼万唤始出来的第十七届发审委63人中,证监会系统官员占了52%的半壁江山;来自高校及科研院所、中介机构、证券公司、买方机构的市场专业人士从最初的80人候选名单中层层筛选,只有22位入围。

  这22人中,8位来自高校和科研院所,5位来自律师事务所、4位来自会计师事务所、4位来自证券公司、1位来自基金公司、2位来自保险资管。曾被证监会寄予厚望的“财务专业人士”比例创下史上最低记录。

  注意:现在公众号有置顶功能了,大家把微信更新到最新版本,点开“腾讯财经”公众号,点“置顶公众号”键,就可以将我们置顶了。此外,您还可以将腾讯财经添加到桌面,这样,您就可以第一时间发现我们。


 

  来源:棱镜 (lengjing_qqfinance)作者:乔小乔 编辑:杨颢 李伟

  觉得不错,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并点赞鼓励↓↓↓别忘记置顶公号哦!

  腾讯财经多档精品栏目:

  棱镜

  Miss Money

   ME战士

  财看见
 

  藏宝图

  枕头财经

   原子智库

   MF侈度

width="auto" />

  

  内容转载自公众号

  


这篇有关于发审委往事:权、钱、义鏖战25年的文章,就为您介绍到这里,希望它对您有帮助。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请分享给您的好友。美文网址:
文章地址: (转载请保留)。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