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偷吃的男人身上会留下这些痕迹,聪明的女人都_经典文章网,经典文章摘抄 > rel="stylesheet" type="text/css"> >
经典文章网:www.jingdianwenzhang.cn
>
您现在的位置: >经典文章 > >历史 >

偷吃的男人身上会留下这些痕迹,聪明的女人都

时间:2017-09-21 07:00 来源: 经典文章网 点击: type='text/java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次
>

  偷吃的男人身上会留下这些痕迹,聪明的女人都知道! />

   01.

  “安晴,跟我结婚吧。”

  他站在我面前,浑身湿透,头发贴在他的脸上,无比狼狈的说出了这句话。

  外面稀里哗啦的雨声还在响,墨色般浓稠的黑夜在他身后绽放,我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你说什么?”

  “我说,”他抬头注视着我的双眼,郑重的说道:“跟我结婚。”

  于是,我们就结婚了。

  这个说要跟我结婚的男人,是跟我从小一起长大的邻居家孩子,周延凡。我之所以说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邻居家孩子,而不说青梅竹马,是因为我们根本没有青梅竹马那般美好。

  他从小就特别讨厌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他见到我总会用各种各样的语言嘲讽我,让我百思不得其解。

  他家我在我家隔壁,所以我们两家人的关系很好,我小时候经常过去周延凡家串门,周延凡的妈妈都将我当做是自己的亲女儿对待。

  就因为这件事还被邻居取笑说,以后让周延凡去了我做老婆得了。

  我虽然还小但也知道这只是一个玩笑,并没有放在心上,而周延凡则是反应颇大的瞪了我一眼,说:“谁要娶她这样的老婆?”

  什么?难道本小姐给他做老婆还委屈了他不成?我当即回瞪了他一眼:“本姑娘还不想要你这种人做老公呢!”

  他冷眼看了我一眼:“像你这种粗鲁的女孩,以后还会有人要?”

  这话听得我七窍冒烟!我性格虽然是大大咧咧了一点,但怎么也跟粗鲁这个词挂不上钩吧?我回击他一句:“像你这种冷冰冰的冰山男,以后会有哪个女孩看得上你?”

  从此,周延凡就成了我一生的冤家,只要我们凑在一块儿,总要斗嘴,就没有和平的时候。

  没想到多年以后,曾经说着“谁要娶她这样的老婆”的周延凡,居然主动来找我,说要跟我结婚。

  别误会,他要跟我结婚的原因并不是因为他突然发现自己爱上我了,而是因为他妈妈得了癌症,已经是晚期了,临走之前,希望能看到他成家立业。

  知道了这个消息的我也非常难过,因为伯母从小就待我非常好,为了不让她抱憾而终,我答应了周延凡。

  我父母是极为赞同这门亲事的,因为周延凡可以说是他们看着长大的,他们早就已经把他当做半个儿子对待了。

  并且周延凡还是个年轻有为的,大学毕业就创办了自己的公司,如今生意做得风生水起,俨然成为一名成功人士。

  这样的女婿,谁不喜欢呢?

  周延凡从小就是我们小区里最出色的小孩儿,成绩永远都是年级第一,从小学到高中一路开挂,最终顺利进入了国内一流大学,毕业之后又拥有了自己的公司。

  现在周延凡这三个名字,在我们小区里可是响当当的,每每跟外人说起的时候,都会挺着胸脯特别骄傲的说:“他是从我们小区出来的!”

  由于双方家长都同意,所以婚礼就开始筹备了起来。

  但是时间太仓促了,只举办了一个简陋的婚礼,请了双方的亲朋好友吃顿饭,就算完事儿了。

  反正我们结婚都是假的,因此婚礼对我而言也就不那么重要了。

  婚礼的当天周延凡的母亲坐着轮椅出现在了婚礼现场,她整个人瘦了很多,脸色蜡黄,有一层土色,头发也掉得稀疏了,与我那记忆中活力十足的模样完全不同。

  我的心里犯起了一股心酸,眼睛发烫,有种想要哭泣的冲动。

  她对我笑了,然后拉起我的手,跟周延凡的手叠在一起,她用力的握住我们的手,笑道:“以后,你们要携手同行,开心幸福,不要吵架,知道吗?”

  我眼睛红了,不住的点头,她就欣慰的笑了,又叮嘱周延凡:“不准欺负晴晴,听到了没?”

  由于身体不好,她不能离开医院太久,过了一会儿她就被护士送回去医院了。

  过了半个小时,我们接到了医院打过来的电话,说周伯母突然情况危急,在回医院的过程中发病了。

  于是我们连婚纱礼服都没来得及换,匆忙的赶到了医院,但是一切都太迟了。

  周伯母已经离开了。

  我们结婚的日子,竟是他母亲的忌日,想想也是有些讽刺。

  之后料理后事,我一直陪在周延凡的身边,我父母也跟着帮忙筹备葬礼。

  下葬的那天,天色阴沉,大片大片的乌云将太阳挡住了,整片大地顿时暗淡了下来,仿佛要下雨了一般。

  这种压抑的天气,就如同压抑的心情一般,让人很难受。

  前来悼念的亲朋好友都离开了,我送他们离开之后返回墓园,看见周延凡跪在墓碑前,肩膀不住的颤抖着,隐隐能听见他压抑的哭声。

  他是单亲家庭长大了,父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去世了,母亲一个人把他带大,他唯一的一个亲人只有他母亲,如今这个亲人也离他而去了。

  我的忍不住心酸,这厮平时牙尖嘴利,尖酸刻薄,冷冷冰冰的,却也有这样悲伤的时候。

  我走过去安慰他道:“不要难过了,伯母在天之灵,想必也不想看到你这么伤心。”

  他并没有理会我,但是他察觉到我过来了之后,就止住了压抑的哭声,如果不是他发红的眼睛和脸上的泪痕,我几乎都要以为他没有哭过。

  周延凡从小个性就特别成熟,像个小大人一样,大概是因为母亲一个人带着他太辛苦,所以很多事情他提前经历过,也就从而懂得了很多道理。

  他很善于隐藏自己的情绪,只要他不想让别人看出来,别人根本不会察觉到他是伤心还是开心。

  今天大概是因为母亲离开了,他忍不住,所以刚刚才痛哭了起来。

  虽然我对这家伙没有什么好感,但想起伯母临终前的嘱托,我半蹲下来抱住了他,想要跟他一些安慰。

  “别难过了……你要想,伯母她只是去了另一个地方,她并没有离开,她还是一直陪着你的……”

  我绞尽脑汁,说出了我自认为最文艺最煽情最感人的话,以为这家伙听了之后会很有感触。

  谁知道他只是在我抱着他的时候后背稍微僵硬了一下,之后就无情的将我推开了。

  

  02

  “我不需要你的安慰。”声音也冷冰冰的。

  我直接被这家伙推倒在上了!

  我双手撑着水泥地,火冒三丈的看着他,很不爽的说道:“你以为我愿意安慰你?还不是看在伯母的面子上!”

  原本我是一番好意,谁知道这家伙居然不领情,果然这种温声细语的安慰不适合我们。

  自那之后过去了一个星期,我搬进了周延凡的家里,一个高档住宅区的高级公寓,处在市中心寸金寸土的地段。

  站在阳台眺望,几乎将整座大城市的繁华都尽收眼底,目光所到之处全是高楼大厦,摩天大楼,让人心中豪气横生,仿佛变身人生赢家。

  在这一个星期里,我跟周延凡并没有怎么碰面。

  因为我这个无业游民目前整天宅在家里,追剧打游戏,打游戏追剧……等他忙完工作回来的时候我已经睡着了,等第二天我起床了,他又早早的出门了。

  仿佛是在刻意的避开对方一样,但我知道不是这样。

  我们之间的关系是有名无实的,所以很理所当然的分房睡,见不到他对我而言也没多大影响,反正只要他能管我一日三餐就好了。

  因为昨晚打游戏打得比较晚,所以我今天起来的时候已经是十一点钟了。

  我昨晚打游戏打到快两点,周延凡这厮居然还没有回来,让我不禁感叹真是个大忙人,跟我这种好吃懒做的米虫简直行程了鲜明的对比。

  走到餐厅,意外的在餐桌上发现了早餐,是煎蛋火腿以及牛奶,我走过去把手放在盘子边上,发现早餐已经凉了。

  现在的天气还是有些寒冷,估计周延凡以为我会很快起床,所以就直接放在桌上了。

  没想到这家伙还挺好人的,做早餐都特地帮我留出来了一份,我拿起一块火腿放进嘴里,心里感觉美滋滋的。

  由于我最要好的朋友出国留学了还没有回来,所以我在国内并没有可以约的人,今天又在家里做了一天的咸鱼。

  抱着平板坐在沙发上看剧,躺在沙发上看剧……之后不知怎的就在沙发上睡过去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有一个声音一直在耳边喊我,很吵。我睁开沉重的眼皮,朦胧的目光中,出现了周延凡的脸庞。

  我下意识的愣了一下。

  不得不说这厮虽然尖酸刻薄了点,但长得还真挺帅的,浓眉,大眼,高挺的鼻梁,薄薄的嘴唇以及坚毅的下巴,流畅的脸部线条,简直如同上天的宠儿。

  “你回来了……”我开口,却意外的发现自己嗓子沙哑了,并且干涩得很难受,身子也酸软无力。

  “我,怎么了?”我扶着沙发椅背想要坐起来,结果脑子却晕晕沉沉的,差点让我摔倒在地上。

  周延凡一个箭步冲上来将我接住了,我的鼻尖弥漫着淡淡的男士香水气息,心跳不禁跳漏了半拍。

  “你还问我怎么了?”周延凡冷冰冰的看了我一眼,“家里是没有床给你睡吗?非要睡在客厅,生病了怪谁?”

  他的声音在我脑子里嗡嗡的炸响了,我皱着眉,心想周延凡这个人果然是讨厌啊,我一点都不想听他说话……

  “我只是不小心在沙发上睡着了,你放开……”

  我伸手下意识的想要推开他,没想到他却一把抓住了我的手,将我整个人打横抱了起来。

  “喂……”我有些虚弱的叫了一声。

  周延凡直接瞪了我一眼:“闭嘴。”

  怎么对待病人都那么凶啊,真是一点同情心都没有!要换平时我肯定跟他吵开了,但现在我脑子昏昏沉沉的,不想跟他计较,任由他将我抱到了床上。

  我打量了一下,发现这不是我自己的房间,是周延凡的房间,下意识的问:“为什么把我抱到你的房间?”

  “闭嘴!”周延凡很是不耐烦的看了我一眼,将被子掀开,道:“躺下。”

  这个人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虽然我也没指望他能温柔的对我,但是我现在好歹生病了,就不能温柔一点吗?

  我瞪了他一眼,头开始变得很沉,并且隐隐伴随着刺痛,之后我双眼一闭,完全不知道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事情。

  再度睁开双眼的时候,首先看到的是一个透明的瓶子,正挂在我头部的上方,我眨了眨眼睛,看清楚了那是点滴瓶。

  “醒了?”周延凡看了我一眼,放下了手中的书。

  我有点愣愣的看着他,难道他一直在房间里守着我吗?我撑着身子想要起来,手背上的刺痛却让我倒吸了一口冷气。

  喉咙又干又痛,像是要冒烟了一下,头也很晕,这种感觉真是异常的难受。

  “不要动。”周延凡皱眉,按住了我乱动的身子,弯腰小心翼翼的将吊针从我手背拔了出来,之后给我倒了一杯水。

  我猛地将一杯水全都灌进了嘴里,喝完之后感觉口腔终于有点湿润了,可以说话了。

  “这是怎么了?”声音还是有点嘶哑。“我发烧了吗?”

  “不然呢?”周延凡皱眉,“有床你都不睡非要睡在客厅,你是猪吗?把自己折腾成这个样子。”

  “我都跟你说了我是不小心睡在客厅的,又不是我乐意的!”我很是不满的反驳道。

  我转头看着窗外,夜色如墨,再看看床头的闹钟,已经是深夜的两点多了。我不由得张大了嘴巴,吃惊的看着周延凡:“你,一直守着我到现在??”

  周延凡冷哼一声:“怎么可能?不过是因为你霸占了我的床,我没地方可去才待在这里的而已。”

  我说呢……周延凡这厮怎么会有这么好心。我掀开被子下床:“那行,床我现在还给你了。”

  双脚刚沾地,我就感觉双腿软绵绵的一点力气都没有,整个人就像面条一样眼看就要软下去了,周延凡一个箭步冲过来把我接住了。

  “你是猪吗?不是都叫你不要乱动了吗?”

  我被他紧紧的抱在怀中,他炙热的体温透过衣物传递到了我的皮肤上,那声训斥仿佛也带上了那么一丁点温柔。

  但我很快清醒了,周延凡怎么会对我温柔?他只会用恶劣的态度来对我,从小到大都是……

  “不用你管我!”我脾气有点上来了,执意要推开他,他也跟我杠上了,死都不肯放开我。

  “你放手……”我使劲想要让他松开,两股力道之间相互碰撞,最终我重心不稳,带着周延凡一起倒在了床上。

  

  03.

  他的身躯像是一块巨石般压在我的身上,让我有点喘不过气来。

  “你赶紧给我起来……”我不满的推了推周延凡,这厮没反应,我猛地看向他:“你干嘛呢……”

  抬头就对上了他深沉的目光,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他的情绪隐藏得太深我看不见。

  我愣了一下,叫了一声:“你在看什么?”

  周延凡像是回过神来一般,面无表情的从我身上下来了,突然道:“出去。”

  “???”我不明所以的看着他,简直没有办法用言语来形容这个人。明明是他将我抱进来了,现在又说让我出去……变脸的速度比我换衣服的速度还要快!

  “周延凡你欺负病人,你会得报应的我跟你说……”我愤愤不满的一边骂着一边走出了他的房间。

  “等等。”

  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忽然把我叫住了,我不解的转过来,他扔了一包药过来,只有一句话:“吃药。”

  我怎么想都感觉他这句“吃药”还有另一层含义……怕是在讽刺我是个傻子。

  我瞪了他一眼,用力的从他手里拿过药,没好气的说道:“吃就吃!我等下就把一整盒的药都吃光了!”

  周延凡道:“随便你,不过你吃完之后就出去吧,别死在我家里。”

  我气结,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转身跑回了自己的房间。周延凡这个这厮简直太可恶了!

  回到房间我就把药扔到了一边,跳上了床,吃药什么的完全不用,我只要好好睡一觉,醒来之后肯定就没事了。

  一觉醒来之后我果然感觉好了很多,洗漱完进去厨房找吃的,意外发现有热着的粥和咸菜。

  这估计是周延凡准备的吧,我大病初愈不能吃太过油腻的东西,他就给我做了白粥和咸菜。

  我坐下刚吃了一碗粥,就接到了一个电话,掏出手机一看,这个电话是关秀秀打来的。

  关秀秀就是我多年的好友及闺蜜,她之前出国留学了,我们的关系非常铁。

  她跟我说她现在已经到家了,刚回来,想约我出去喝杯东西聊聊天。我在家也闷了好几天了,于是就答应了。

  挂了电话我换了身衣服,身体还是有些不舒服,不过并不碍事。

  我来到了我们约好的那家咖啡厅,一进去就看到了坐在靠窗位置的秀秀,那么久没见,她倒是变漂亮了不少。

  “这里。”秀秀也看到了我,兴奋的向我招手。

  我走过去坐下,笑道:“你怎么回来了也不提前告诉我一声啊,我好去机场接你。”

  “有什么好接的,我又不是不认识路。”秀秀不以为然的说道。

  “刚下飞机你就这么生龙活虎的,精力可真是旺盛。”我摇了摇头,招手叫来服务员,点了一杯拿铁。

  “我这不急着过来找你,想听你说说你跟周延凡之间的事情。”秀秀一脸八卦的看着我:“你说你们怎么会突然就结婚了呢?你们不是八字不合的吗?”

  “有很多原因啦。”我将事情的经过都告诉了她,她是跟我关系最要好的朋友,对她我也没有什么不能说的。

  “原来是这样。”她恍然大悟,“我就说你怎么可能跟周延凡结婚呢。”

  是啊,如果没有这次的事情的话,我大概这辈子没有想过会跟周延凡结婚吧。

  “那之后你打算怎么办?”秀秀问我。

  “不怎么办,先这么过着呗。”我爸妈还不知道我跟周延凡结婚的内幕,所以我们短时间内肯定是不能离婚的。

  秀秀说:“其实以前上学的时候,我一度以为周延凡喜欢你。”

  我很是诧异的看着她:“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秀秀一本正经的说道:“因为在学校的时候,周延凡总是高冷得要死,不会搭理女生,只跟你一个人说过,路过你身旁的时候,都会下意识把目光放到你身上。”

  我对她这种说法很是嗤之以鼻,“可能是因为跟我比较熟?”

  其实周延凡有喜欢的人,我很早以前就知道了,但是我不知道他为什么没有跟那个女生告白。

  后来那个女生出国了,我也不知道他们之间还有没有联系。我看以他那种别扭又冷漠的性子,估计喜欢谁都不会主动说的吧。

  跟秀秀在咖啡厅坐了一下午,她跟我说了很多她在国外的那些趣事,欢声笑语中时间过得特别快。

  外面的天忽然暗了下来,隐隐有下大雨的迹象,我想起周延凡这家伙们今天出门的时候不知道有没有带伞。

  秀秀见我有点走神了,有些不满的说道:“喂喂喂,我在跟你说话呢,你发什么呆?”

  我回过神来,道:“好像要下雨了。”

  她往外面看了一眼,“哦,的确像是要下雨了,怎么?下雨了你就要回去啊?我们在室内雨又淋不到你!”

  我一本正经的说道:“哈哈,我只是想起家里今天晒了被单,我想回去收一下被单。”

  秀秀愣了一下,以她对我多年以来的了解,想必她是察觉到了我在撒谎了,当即瞪着眼:“安晴……”

  “下次约,下次请你吃饭哟!”我给了她一个热情的飞吻,逃也似的走了,还能听到身后她的咆哮声……

  我在附近找了一家便利店买了两把伞,准备送到周延凡的公司去。我本来不想管这家伙的,但是想到他今天为我熬的粥,我就勉为其难的给他送一次伞吧。

  这里离周延凡的公司并不远,我准备走路过去,周延凡这厮如果看到我不计前嫌来给他送伞,不知道心里会不会感动呢?

  快到周延凡公司的时候,雨开始变大了,我撑着伞快步走到了公司的楼下,幸亏我跑得快才没有被淋湿。

  收起了伞,我准备进去公司大厅,谁曾想一转身,就看到了周延凡正站在我身后,皱眉看着我。

  我正想说一句“你怎么知道我会来的?”,目光在触及到他身旁那个女人的时候,止住了。

  虽然许久未见,但是那个女人的脸我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她比之前成熟了不少。如果说在学校的时候她是一个青春美少女,现在则是一个风情万种的大美女。

  

  由于篇幅限制,本次只能连载到这里啦!

  ↓↓↓点击左下角的“阅读原文”,后续故事将更加精彩!


这篇有关于偷吃的男人身上会留下这些痕迹,聪明的女人都的文章,就为您介绍到这里,希望它对您有帮助。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请分享给您的好友。美文网址:
文章地址: (转载请保留)。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