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为什么这个姿势能插辣么深,床单都被妹子喷湿_经典文章网,经典文章摘抄 > rel="stylesheet" type="text/css"> >
经典文章网:www.jingdianwenzhang.cn
>
您现在的位置: >经典文章 > >历史 >

为什么这个姿势能插辣么深,床单都被妹子喷湿

时间:2017-09-29 21:33 来源: 经典文章网 点击: type='text/java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次
>

  为什么这个姿势能插辣么深,床单都被妹子喷湿了… />

  初夏时节,烈阳当头,杨树村的女人们喜欢跑到女人潭洗去满身的汗水,远远的看见一大帮赤条条的女人在那里洗澡。

  

  道路上的行人都会转头看去,但是离得太远,都是看不清楚,所以在水潭里面洗澡的女人们,更是觉得保险。

  

  离得近了,完全可以看到那水潭旁边的大石头片子上,放着多不胜数的女性的衣服,内衣。

  

  有的妇女也不怕被人看到,脱光衣服,就在河边洗衣服,在近处完全可以把这些妇女胸前白花花的肉球,还有那下面的黑色丛林看的一清二楚。

  

  只不过现在天气炎热,就是有些人想要偷看,也不会冒着烈日在附近的山上偷窥,所以这帮妇女也敢这样肆无忌惮的光着身子在大石片上洗衣服。

  

  此刻在大石片上洗澡的人是刘翠英,此刻正在用力的搓洗着衣服,因为太过用力,导致那胸前垂着的大肉球来回晃动,就好像两个跳动的球一般。

  

  在河里洗澡的妇女王木兰看到之后,顿时笑道:“翠英,谁在你身上打皮球呢!”

  

  听到王木兰的话,刘翠英赶紧向旁边看了一眼,结果什么都没看到,但是却看到了自己胸前的软软的肉球两边摆动,看到此处,刘翠英不由哈哈大笑道:“木兰,你再取笑我,我就把你的事告诉所有人。”

  

  两个人的话说的有趣,在河里洗澡的其他少女、妇女也都哈哈大笑起来。

  

  “翠英,我不敢再说了不敢再说了,不过你这样也不怕被人看见,你快下来洗吧!”王木兰脸色一苦,赶紧求饶。

  

  “谁会看啊!这里那有人啊!虽说村子里面的人能看到,但是也只是看见了一堆白花花的肉,就让他们看去吧!”刘翠英也不听劝告,继续使劲的揉搓自己的衣服,那胸前的肉球再次来回晃动起来。

  

  这时一个妇女说道:“最近村长家里的香菇棚就建在水潭旁边,离我们这里不远,里面该不会有人在偷看吧!”

  

  妇女说完之后,其他人都是转头香菇棚看了过去,不过那香菇棚外面棚着一层黑色的纱布,至于里面有没有人,还真看不出来。

  

  那刘翠英本来就是大大咧咧的人,看了一眼香菇棚之后,摇头说道:“这太阳当头的,如果真有人在那里偷看,非热死他不可,再说了,我们村子里面的大男人基本上都出去打工了,谁会来偷看啊。”

  

  刘翠英说完之后,看了几眼香菇棚之后就摇了摇头,心说绝对没有人在哪里面偷看,虽然这样想着,但是现在揉搓衣服的速度更快了,因为刘翠英也想快点洗完衣服,跳到水里面,尽情的享受河水的清凉。

  

  还别说,这帮人在说着香菇棚有没有人偷看之时,而香菇棚里面还真有一个人在那里偷看着。

  

  这是一个十八岁的青年,叫做席晓东,是个孤儿,今年正好高中刚毕业,如今村长家里种植了五万袋香菇袋,村长和他老婆忙不过来,就让他过来帮忙了。

  

  如今席晓东正从一个香菇棚黑纱的缝隙中,看向水潭里面洗澡的女人们。

  

  虽说看的不是那么清晰,但是也可以模糊的看到正在岸上洗衣服的刘翠英那白花花的胸部,还有那下面黑压压的一片。

  

  此刻看到刘翠英那来回乱甩的大肉球,席晓东只觉得呼吸粗重,对男女之事了解的他,那下面的坚挺,早就坚硬如铁了,窝在裤子里面,只觉得憋屈。

  

  席晓东的手不自觉的拿出了自己的坚挺,然后用力的搓了起来。

  

  其实席晓东最喜欢看水里面正在洗澡的黄舒珊的身子,但是如今她全身都泡在水里面,只是看到一颗小头,所以席晓东只能将就的看刘翠英的身子了。

  

  此刻刘翠英胸前白花花的两片甩动的速度越来越快,而且那下面的鸿沟也在黑色的草丛中若隐若现。

  

  就在这时,席晓东喜欢的女孩子黄舒珊已经洗完出来,那那白皙的背部还有挺翘的臀部完全被席晓东看了一个清楚。

  

  席晓东心中激动莫名,真想看看黄舒珊的前面是什么样子,不过就在席晓东想到这里的时候,那黄舒珊瞬间转过了身子,裸露的正面一下子映在了席晓东的眼前。

  

  只见黄舒珊胸前的两个小馒头不大不小,平滑的小腹带着点点水滴,白皙的大腿在阳光下有点晃眼,最后还有双腿中间的一条红色的细缝带着无限的神秘,刹那间呈现在了席晓东的眼前,牵动着席晓东那颗小小的心脏,席晓东心中得偿所愿,只觉得自己的坚挺已经放到了黄舒珊的细缝里面在那里面尽情的驰骋着。

  

  此刻席晓东头皮一阵发麻,呼吸也渐渐变的粗重,右手也快速的在自己的坚挺上面猛力的撸了起来。

  

  不多时,一串串白色的液体如同尿尿一般从席晓东的坚挺中喷了出来,一下子喷到了香菇棚的白色塑料纸之上。

  

  爽啊!席晓东心中大呼一声,此刻再去看那黄舒珊,已经穿上了衣服。

  

  这时席晓东的全身都已经被汗水侵湿了,这香菇棚上面罩着黑纱,虽然可以遮蔽阳光,但是这天热的没有一点风,还站在这里面做这种事情,不出汗才怪呢!

  

  就在这时,大棚门口响起了脚步声,席晓东赶忙穿上了自己的裤子,但是席晓东因为想要快点穿裤子,所以也没有顾及皮带的声音,这皮带是那种一排板扣的皮带,所以穿起来的时候,总是传出一连串呲呲啦啦的声音。

  

  “谁?”一个女人的声音在门口响了起来,而且脚步加快向声音来源处行来。

  

  听声音席晓东就知道是村长的老婆马莲花,这马莲花今年也三十几了,但是却不经常干活,如今也保养的很好,细皮嫩肉的,脸上一点皱纹都没有。

  

  “我。”席晓东回答完之后心说糟糕了,随之向外走去。

  

  马莲花听到声音之后也没有停下脚步,这么热的天,这小子在这里不嫌热啊!在干什么啊!难道在这里偷香菇袋,想到此处,马莲花心中很是不安。

  

  看到席晓东之后,马莲花喝问道:“你在干什么?”

  

  马莲花看着席晓东满头是汗,低着头好像做了亏心事的样子,心中更是不放心,绕过席晓东向香菇棚里面走去,但是在附近看了一圈,没觉得丢了什么香菇袋,更没有什么破洞。

  

  不过马莲花却在香菇棚的尽头找到一些不明物,那就是塑料纸上的白色粘液,这是啥东西啊!马莲花如同侦探一般看着这些东西,接着一抬头,从香菇棚的空隙外面看到了前面正在洗澡的女人。

  

  如今这两样东西加起来,身为人妻的马莲花怎么还不知道席晓东在这里干了什么事。想到刚才席晓东在这里做的事情,马莲花就觉得十分好笑,顿时咯咯咯娇笑起来。

  

  听到马莲花的笑声,席晓东只觉得是那么的刺耳,赶紧回转身子来到了马莲花的身边,一切如席晓东想的一样,自己做的事情被马莲花发现了,因为马莲花此刻就看着自己的排泄物大笑着。

  

  此刻席晓东脸颊殷红,好像被一桶油漆泼到了脸上一般,一直红到了脖子根。

  

  看到席晓东的大红脸,马莲花顿时停止了笑声,因为再笑下去,肯定会把席晓东给羞死。

  

  马莲花平复着心中的笑意,说道:“晓东,只要你好好为我家做事,我不会把这件事告诉别人的。”

  

  “恩,我一定会好好干的。”席晓东低着头,都不敢去看马莲花一眼,心中羞愧死了。

  

  女人看到男人害羞,跟男人看到女人害羞都是一样的,都一样喜欢。

  

  马莲花心中喜欢的摸着席晓东的小头笑道:“现在就想女人了。”

  

  听到马莲花的问话,席晓东重重的点了点头。

  

  看到席晓东傻愣愣的模样,马莲花不知道怎么的,心头砰砰直跳,有点想入非非起来。

  

  男人最强壮的时候就是青年时期,那身体强的跟一头牛一样,全身都是力气,而席晓东正好十八岁,这可是一头全身是力气的小黄牛啊。自己的老头子身体早就不行了,现如今如果可以和席晓东做那种事,不知道会有多欢乐呢!

  

  马莲花一时间心猿意马,并且再次看了一眼席晓东那喷洒的地方。

  

  我的天啊!都能喷的这么高,这得多大的马力啊!本来以为只是喷洒在了塑料纸下面,如今往上一看,上面也有,此刻想到自己已经有半个月没有做那种事,如今马莲花还真是心血来潮了。

  

  “晓东,你觉得莲花婶怎么样啊!”马莲花摸着席晓东的头发,眼中已经露出了狼一般的光芒。

  

  席晓东不知道马莲花想要问什么,抬头看了一眼马莲花,看到马莲花脸上的笑意,席晓东只觉得那是嘲笑的笑意,想到此处,席晓东脸上羞红,低下头回道:“婶婶为人很不错。”

  

  “我不是问你我的为人,是问你婶婶漂亮吗?”马莲花的脸色洋溢着妩媚的笑容,语气里面带着一丝媚意。

  

  “漂亮。”席晓东没有抬头,只是在马莲花的胸部还有裸露的大腿上扫了一眼,顿时咽了一口唾沫。

  

  其实这是席晓东的心里话,实话说,马莲花比村子里面的其他妇女真的强了百倍不止,脸蛋好看,身材也很苗条,胸圆腰细腿长屁股翘,不像村子里面的其他妇女,难看的要死。

  

  看到席晓东都不敢抬眼看自己,马莲花心中真的是乐坏了,心说如果自己有一个这样的小男友每天可以做那种事,不是要幸福死了。

  

  这席晓东虽然家里很穷,但是长相却颇为英俊,身材高大,如今这马莲花是越看越喜欢。

  

  “你喜欢婶婶吗?”身为一个两个孩子的妈,早过了羞涩的年龄了,还有什么不敢说的,而且现在没人,马莲花也不再拐弯抹角了。

  

  “呃。”听到马莲花的话,席晓东错愕的抬起了头,看向马莲花,也不知道马莲花为什么问出这个问题。看到马莲花脸上浓重的笑意,席晓东只觉得马莲花在捉弄自己,低头说道:“婶,你不要拿我开玩笑了。”

  

  “我怎么拿你开玩笑了。”马莲花说着玉手伸出,则在席晓东的脸蛋上面欣喜的捏了一捏。

  

  席晓东被马莲花搞的口干舌燥,不知道马莲花要干什么,心头一团乱麻,紧接着抬眼直视着马莲花,想要看看马莲花究竟要干什么。

  

  此刻马莲花被席晓东双眼直视,一时间心跳加快,好像有几十头小鹿在心中乱撞一般。马莲花心中蠢蠢欲动,不想再多说话,一下子抱住了席晓东,希望用行动告诉席晓东自己的本意。

  

  被马莲花突如其来的熊抱,搞的席晓东有点不知所措,但是当感受到马莲花那胸前大肉球的挤压,还有马莲花身上的女人香味,席晓东只觉得自己呼吸急促,下面的小弟弟刹那间硬的根一根钢柱一般,顶在了马莲花的大腿之上。

  

  马莲花这边感受到了席晓东下面的雄起,只觉得浑身颤抖,花蕊之中瞬间流出了一股春水。

  

  “想和婶好吗?”马莲花再也顾不了那么多,直奔主题。

  

  听到马莲花的话,席晓东只觉得头皮发麻,想到自己的小弟弟可以进入马莲花的鸿沟里面驰骋,席晓东一时间猛咽口水,下面的威猛在马莲花的大腿之上一翘一翘。

  

  “想。”完全是脱口而出,席晓东都没怎么思考。

  

  听到席晓东的话,马莲花只感觉哪里麻痒难耐,真的有点迫不及待了。

  

  松开席晓东的身子之后,马莲花伸手就摸到了席晓东的坚硬之上。

  

  “竟然这么大。”马莲花一下子抓住席晓东的大家伙,心头一阵狂跳,心说这也太大了,不过如果这个东西放在自己的洞里,不知道有多少舒服啊!

  

  被马莲花摸到自己的小弟弟,席晓东只觉得难受之极,肿胀的想要爆炸了。

  

  “来吧!让你感受一下婶婶的身子。”马莲花双臂张开,闭上了眼睛,只希望席晓东可以给予自己满足。

  

  “香菇棚里面有人说话,好像真有人在里面。”外面传出一句女人的声音,脚步声也在香菇棚外面响起。

  

  席晓东已经伸出双手,想要攀附在马莲花的双峰之上,听到外面的动静,赶紧收回了双手,羞涩的看向马莲花,而下面的小弟弟也一下子萎靡了下来。

  

  马莲花也已经从想入非非中回过神来,对席晓东眨了眨眼,然后向外走去。

  

  此刻香菇棚的塑料纸被人掀开,两个妇女走了进来。

  

  香菇棚里面分成两个架子,架子旁边有三条小道,一眼可以望到头,而席晓东和马莲花则在中间的小道上,进来的人也都站在中间的小道边,此刻四个人相互看着对方,都是看的是一清二楚。

  

  看到马莲花和席晓东这么热的天在香菇棚里面,刘翠英眼珠子一转,笑道:“莲花,你晌午头跟晓东在这里做啥呢!”

  

  “看你说的,搞的我和晓东好像在这里偷情一样,就算我愿意,人家晓东年纪轻轻,也看不上我啊!”马莲花身为村长的女人,这话说出来也是一套一套的,合理性十足,并且一句话就澄清两人的关系。

  

  听到马莲花的话,刘翠英笑嘻嘻道:“看你想哪里了,我会往那方面想吗?其实我就害怕我们洗澡的时候,有人在这里偷看,如果是你们的话,看就看呗。”这句话虽说是对马莲花说的,但是刘翠英的眼神却在席晓东的脸上和身上瞟了两眼,意味深长。

  

  这时王木兰也在看着席晓东,笑道:“晓东,你不会偷看我们吧!”

  

  “不会。”听到王木兰的问话,席晓东右手摸了摸头皮,心虚的回答了一句。

  

  “好了,都走了,我中午就是让晓东在这里看着香菇棚!不过发现这里太热了,需要临时搭建一个棚子,不然的话会把晓东给热死。”马莲花已经来到了两人的身边,拉着两人就走了出去。

  

  马莲花虽然刚才已经动了情,但是现在这洗澡的女人过来过去的,被看到了那可不是什么好事,所以马莲花只好放弃了。

  

  席晓东此时也从香菇棚里面走了出来,此时全身汗流浃背,刚才差点热的长出痱子。

  

  这时身后传来脚步声,席晓东转头一看,竟然是黄舒珊,这是席晓东从小学到初中到高中一直暗恋的对象,但是席晓东因为家境贫困,所以一直没有表白,也不敢奢望跟黄舒珊发生什么。

  

  黄舒珊长得极为好看,脸蛋圆圆,大眼睛,小鼻子,小嘴唇,美妙的五官完美的堆砌在一起,犹如巧夺天工雕刻过一般,尤其是那双眼睛,让人觉得纯洁无暇,就如邻家的小妹妹一般惹人怜惜。

  

  黄舒珊在小学的时候就是美人胚子,到了中学和高中,也变成了校花,不过黄舒珊虽然人见人爱,很多人跟她表白,但是她也没跟别人好过。席晓东虽然没有整天跟踪黄舒珊,但是也没有听过黄舒珊在学校里面有什么绯闻,所以在席晓东的心里,黄舒珊就是冰清玉洁的女神一样崇拜。

  

  此刻黄舒珊上身穿着一件白色的紧身T恤,把胸部的饱满完全展现了出来,而纤细的小腰也在紧身T恤之下更是纤细,盈盈不足一握。

  

  黄舒珊的下面穿着一条天蓝色的碎花裙子,虽然宽宽大大,但是却让黄舒珊如同一只美丽的蝴蝶一般,美轮美奂。

  

  看了几眼黄舒珊,席晓东就想到了刚才在香菇棚里面看到黄舒珊的酮体,此刻席晓东好像会透视一般,把黄舒珊看成了一个不穿衣服的人,联想到的酮体加上近在咫尺的黄舒珊,席晓东顿时咽了一口唾沫。

  

  “喂!看什么呢!看你那下流样。”黄舒珊没有开口,反倒是黄舒珊身边的陆小英开口了。

  

  席晓东狠狠的看了几眼陆小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得罪她了,有事没事就找自己麻烦,席晓东还真不愿意搭理她,不是说她长得好像恐龙,只是这样的大小姐,席晓东还真不愿招惹。

  

  陆小英的家人是开矿的,家里买了辆本田车,手里老有钱了。此时这陆小英穿的更是好看,上身穿着黄色的背靠背名牌黄色T恤,下身穿着一条白色的包住了白嫩大腿的紧身短裙,脚上穿着一双白色的高跟凉鞋,耳垂上面带着长长的银色耳坠,手腕上带着一块蓝色的防水手表,整个模样看上去好像一个时尚的韩国模特。

  

  席晓东不想搭理她,也没有理会黄舒珊,转身向前走去。

  

  陆小英看到席晓东浑身是汗已经湿透衣背。陆小英瞄了一眼香菇棚,随即联想道在这个香菇棚里面可以看到自己刚才洗澡的地方。

  

  想到此处,陆小英乌溜溜的眼睛逼视着席晓东说道:“席晓东,刚才你在香菇棚里面干什么?”

  

  “啊,没,没干什么。”席晓东被陆小英怒视的眼神和问话弄的脸颊一片大红,心说这丫头难道发现自己在香菇棚里面偷看她们。

  

  “你是不是在香菇棚里面偷看我们洗澡?”陆小英看到席晓东那脸色一时间变的大红,已经猜出来这小子真的在偷窥。

  

  “我没有,我怎么会做那种事?”席晓东赶紧解释道。

  

  “哼,你撒谎。”陆小英逼视着席晓东,接着看了一眼香菇棚,然后向香菇棚走去。

  

  那香菇棚里面有自己作案的证据,刚才都被马莲花看到了,如今再被陆小英看到,席晓东很可能会羞愧死。

  

  “你不能进去?”席晓东一个箭步冲到了香菇棚门口,堵住了去路。

  

  看到席晓东如此紧张,陆小英带着狡黠的笑意说道:“哈哈,你是不打自招了。”

  

  “我没有偷窥。”席晓东现在席晓东真想撞墙了,就只是偷窥了这一次,就被这么多人发现了。

  

  这时黄舒珊玉口轻开道:“小英,席晓东怎么会偷窥呢?你想的太多了。”

  

  “你看看这小子身上的汗水,如果不是在香菇棚里面偷窥,怎么会有这么多汗,还有你看看他脸红的样子,一定是做贼心虚了。”陆小英如福尔摩斯大侦探一般的分析道。

  

  黄舒珊也觉得陆小英分析的头头是道,很有道理,继而问道:“席晓东,你有没有偷窥?”

  

  “我没有。”打死席晓东也不会承认偷窥,这太丢人了,如果传出去,自己干脆死了算了。

  

  “你没有偷窥,你让我去里面看看。”陆小英走到席晓东跟前,推着席晓东要去香菇棚。

  

  席晓东怎么可能让陆小英进去,如果让陆小英看到自己吐出来的东西,肯定会嘲笑死自己。

  

  席晓东阻挡着不让陆小英进去,陆小英却非要进去,突然向前猛的一冲,想从席晓东与门口的空隙冲进去,不料席晓东早有防备,身子一下子移动了过来。此刻陆小英的身子都已经贴到了席晓东的身上,陆小英也不后退,还再使劲往里面挤去,看来是不进去不罢休了。

  

  席晓东只觉得陆小英的胸部不小,如今正顶在了自己胸前,完全可以感受到那胸部的坚硬和弹性。从陆小英身上传出了一股奇香直接冲进了席晓东的鼻子里面,席晓东在呼吸间只觉得是那么的好闻,心中一阵惬意。不过席晓东可不会让她得逞。

  

  黄舒珊看到两个人纠缠在一起,顿时说道:“席晓东,小英又不是去偷香菇,为什么不让她进,你是不是真的偷窥了?”

  

  看到陆小英不达目的不罢休了,此刻听到黄舒珊的问话,席晓东只好脸红的回答道:“是,是,我看了,我就看了两眼。”

  

  现在席晓东终于承认了,陆小英也一下子从席晓东的身前退开了,此刻陆小英脸颊通红,骂道:“流氓,臭流氓。”

  

  黄舒珊听到席晓东的话,一脸晕红,仿佛感觉到自己的身子被席晓东看光了一般。

  

  陆小英骂了两声之后,有些脸红的问道:“你,你看了我的身子没有……”

  

  想知道后续的未删减故事,请猛戳下方“阅读原文”看更爽的后续情节

  ↓↓↓


这篇有关于为什么这个姿势能插辣么深,床单都被妹子喷湿的文章,就为您介绍到这里,希望它对您有帮助。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请分享给您的好友。美文网址:
文章地址: (转载请保留)。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