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之王维_经典文章网,经典文章摘抄 > rel="stylesheet" type="text/css"> >
经典文章网:www.jingdianwenzhang.cn
>
您现在的位置: >经典文章 > >历史 >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之王维

时间:2018-01-06 17:31 来源: 经典文章网 点击: type='text/java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次
>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之王维 data-original-width="474" />

  王维,字摩诘,人称摩诘居士,太原祁人。在这个讲究“上品无寒门,下品无世族”之阶层分化的时代中,相对于其他的诗人,世家出身的王维无疑是非常名贵的了,由于从小受到良好的教育,所以王维有多方面的修养,能诗善画,好书法,懂音乐。凡是文人士大夫所有的修养,他全部具备,对于诗歌方面他也是出奇的完善,古体,近体,楚歌体,五言,七言,六言他都写过,同时,因为他的母亲笃信佛教,所以王维也是一个信佛的人,同样也是因这个潜在的因素而直接给他的诗词风格造成了很大的影响。

  从他年少吟出“洛阳女儿对门居,才可容颜十五余”到“劝君多采颉,此物最相思”我们可以得知他的性格特点,王维是个十分感性的一个人,他很善于言情,并且在年少之时便对遇与不遇非常关注了,严谨来说这是王维未能免俗的地方,但恰恰也是因这种相对世俗的问题被王维表达到若神般的状态,所以也就不是俗了。

  软弱下的静心之道

  王维的性格是他对于仕隐若即若离的根本因素,既没有毅力放弃权贵与不喜之事决裂,又在污浊之中不事污浊之事,李太白曾言出“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而脱离玄宗养宠物般的富贵牢笼,而王维却万万不能,这导致了在安禄山占领长安后,他也仅仅是“万户伤心生野烟,百官何日再朝天”而诉说苦难而非与伪政权脱离关系,同样也正是因为了他本人多方面的因素导致了他对于是非曲折的界定混乱一通。所以也正是因为他这种心中清明则可不论处地的心理,令他始终是亦官亦隐,既有做官的俸禄又有隐居的闲适,可谓是仕隐两得。

  俗情下的超然艺术

  王维是一个计较俗情的人,但同样也正是因为俗情被他挥洒到了艺术的境界,遂俗也不俗。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沙漠上的烟,不管是烽烟还是炊烟,如果在静定的空气之中,它就一缕缕直直的上升。河水从天边流过来,一轮红日显得那么大,那么圆。这段出自他的《使至塞上》,此诗做于其做了右拾遗后出使塞上慰劳将士多做,此经典句段并无特殊,从直和圆二字便可看出此句无过多的修饰,但却精准动人,平和不失优雅。

  “太乙近天都,连山接海隅”,“回看射雕处,千里暮云平”,这两首诗出自于王维的《终南山》与《观猎》,通过以上两句便可看出诗文之描写对景物以夸张姿态呈现其崇高伟大,对人物也更是全然使之豪放之情得以外露,相对于上文的优雅平和,便是多了丝凌厉霸气。

  何为之俗?虚情假意,冠冕堂皇的计较的失而已。如若它拥有了真挚的品质,那便是如同画龙点睛般,俗便为不俗。

  同样,在拥有着“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的闲适风情下的王维也有着大气豪放的一面,《观猎》是王维非常完善的一首诗,其感后叙言的方式也是颇为凌厉老练。

  风劲角弓鸣,将军猎渭城。草枯鹰眼疾,雪尽马蹄轻。忽过新丰市,还归细柳营。回看射雕处,千里暮云平。

  这首诗的开篇,作者以未闻其事单凭所感而发,秋天风吹得很强劲,在秋风中,听到角弓的鸣声。而后在引出将军狩猎于渭城,这样的叙述相对先前提出的感性,反而是多了丝豪放大气,雄壮的气势被秋风凌厉,角弓清鸣而渲染的淋漓尽致。

  在打猎中,王维再次以鹰眼之迅疾与马蹄之轻快来渲染全场凌厉升腾的气势。

  而后作者运用了“新丰盛产美酒斗十千”与“汉朝名将周亚夫之细柳营”两个典故来隐晦的展现了将军饮酒的豪放,与狩猎归来的迅疾,意气风发之势大展,这一句的深入内涵便是王维在作品艺术上的更深造诣。

  “回看射雕处,千里暮云平”,这句话对比前几句看似平静但是却是极为成功的一句收尾,就像所有的成功人士与知名人物都愿意回看他的曾经一般,沧桑与壮阔。

  此文开篇将军打猎,途径新丰市在此饮酒,而后回到细柳营时,将军回头一望,只见刚才射雕的地方,那一片遥远的天空,天上是日暮黄昏时的云彩,一直积压到地面上来。这让我们充分的感受到了将军的豪情与洒脱。《观猎》一文,王维将大气与豪放叙写到了极致。

data-original-width="474" />

  孟浩然之诗文以情景相生得以扬世,谢灵运之诗文以密丽工整而得以呈现,而王维却是将孟浩然的平淡幽静发挥到极致,因为孟浩然因为四十求仕而破坏了其心境导致其仕隐两难,遂在追求更卓越的自然境界上相对于王维来讲便少了些许。而同为山水派的谢灵运则是完全与王维不同,谢灵运写山水与王维的本质区别是,谢灵运是写山水,而王维就是山水,谢灵运写完诗词后会添加于山水感悟无关的也就是自己懂得的哲理。而王维则是能深刻的描绘出什么是“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从草木中探寻生命之道,这便是两者的根本差别,也是王维艺术登峰造极的原因,至于王维的心境是如何达到此等高度的问题,我想首先便是与他的佛系人生有一定得关联吧。

  禅悟下的艺术

  天才之作便是百分之九十九的努力加百分之一的灵感而得以形成。王维如此登峰造极的艺术又是以何形成的呢?

  “灵感”

  妙悟:忽然间得到的一种超妙的觉悟。妙悟是由宋朝的严羽在《沧浪诗话》中提成出的,“大抵禅道惟在妙悟,诗道亦在妙悟”便是此中所记。那么为什么说王维能够有如此通达的文笔去描绘山水,或者是说禅悟的概念是什么?其实这跟现在的靠理解去学习是一样的道理,只不过妙悟更加的高深莫测,难寻难求。或许我们会发现我们长期所学的东西出现了一个无法领会的要点时,我们怎么也领会不到,但是突然有一天一件事情或者是一个动作,一个声音,一中偶然的现象触动到了你,你内心一动,瞬间立刻就明悟了,这便可称之为是豁然开朗般的觉悟。

  “汗水”

  王维自幼修习佛道且因为出生世家,遂对任何领域都有涉猎,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早先王维所受的教育也就是他所有的汗水是一定能达到作为一名优秀诗人的标准的,而后在算上那一丝对于自然的明悟,自然便可称之为水到渠成了。王维对于大自然生命的探寻独到,在明悟过后且又拥有着画家对于色彩的观察,又有着音乐家对声音敏锐的感受,所以王维诗词的高深艺术境界便是可以理解得了,更何况王维本身便是一位善写生命之感动的诗人呢。

  遂二者相结合来看,悟至关重要,没有悟,再怎么好的笔法的雕工也只会是谢灵运的排版;才华底蕴同时也是至关重要的,如果光是明悟而无从展现自然的生命之美,那再怎么悟也是徒劳的,所以说“诗道,亦在妙悟”,更在通达,若想成为像王维一样的大家,毫无疑问二者的关系是相互依存的。

data-original-width="502" />王维所不被接受的超然

  从我们第三方的角度来讲,先前我们提到了王维这个人个性软弱所以在其中年后亦仕亦隐,唐朝的政治日益衰落,面对李林甫与杨国忠也是不愿坚决的与他们决裂,同时也不愿意依附于他们,所以说王维一直都处在一种矛盾和妥协之中。(其实也不能言之为妥协,仅仅是王维追求的是内心的卓越而并非是行为的果决。)

  安禄山攻占长安以后,王维因为没有跟随玄宗离开长安所以被迫当了安禄山伪政权的官员,对于此王维一方面不甘心屈服,并写出“秋槐叶落空宫里,凝碧池头奏管弦”的诗句来展现他的感慨忧愁,而另一方面则是他没有勇气去牺牲,只能做到消极抵抗,不发声。

  对于旁观者而言这种行为相对于文天祥的留取丹心照汗青来说便是少了不是一个层次。所以说王维他是一个靠感觉取胜的诗人,这也是他五言做的比七言好的原因,在思想境界上他并不是差,而是不合适,为什么说他不合适?因为他的身份是朝廷官员不是一位全然的隐士,他的静心说法是可行的但对于当时既在朝又在隐的他来讲确实是不太合适

  事后因为王维在难期间做的这首诗被皇帝原谅,而王维再一次很为难因为王维的想法是眼前都是随着政府打回来的官员,而我是投降的,我又怎么好意思呢?王维在接受了肃宗的任命后也是请辞出家。这里便可以看出王维他是一个非常矛盾的一个人,他不能放弃名利同样也不愿意屈服恶势力,我们不能说他的忧愁是假的,只能说这是他相对于那些以行为大义为首要的诗人来讲王维更加追求内心的卓越。一直到晚年王维一直是属于亦仕亦隐的状态,他有一篇文章叫做《与魏居士书》。

data-original-width="474" />只有内心“清净”,才能心灵“平静”,达到人生最高“境界”

  此文中王维的思想是“耳非驻声之地,声无染耳之际”,曾经有一个人因为听到了很污浊的话于是便去河边洗耳朵,王维激烈的批评了这种做作的行为,他认为人的高洁不在表面,怎么可能因为听到了污浊的话便污浊了?况且佛家有一种说法是“才说无,便是有”,也就是说如果你认为你听到了很污浊的话,那么也是因为你先在内心中有了污秽,这么说看起来是完全争取的,但是逐渐往后看他评论两位古人便是能看的出王维的思想状态。

  他评论嵇康,说是嵇康有一个朋友叫做山涛,他在做官了以后推荐了嵇康,而嵇康本来与曹魏结姻,不愿出来给司马氏做官,嵇康表示他就像一匹野马一般想要逃离,这个时候他便是更加的怀念从前驰骋的时刻,而王维则批评说,只要心中对此没有什么分别,那么自由的驰骋与在官署中做官有何区别呢?你的心中不将其想的污秽又怎么会抗拒呢?此一对比前段的许由便是一样的道理。

  在此后王维接着评论陶渊明,他说陶渊明因为不肯一次低头折了尊严所以辞官离去,而在此后陶渊明如王维所说“是屡乞而多惭也”,因为多次行乞而多次折了尊严,王维表示既然这样,为什么当初不蛰伏一下,忍耐一下呢?给他送点礼,拍拍马屁不就结了吗。我们卓越自己的干嘛要为难自己呢?

  以上便可以看出王维的思想便是“才说无,便是有”,只要心中清明,则无论外物如何都可以忍受。我们不能说他的想法不对,只能说他的想法对于事件来说不是都适合;我们也不能否认王维的做法,只能说人的经历不一样,他们在经历后所追求的状态也不一样。就像是说李白因为不能忍受被当成宠物一样玩弄而辞官,陶渊明宁愿行乞都保存其傲骨,而王维则是只要自己心中明镜不论曲折是非,他都觉得没什么问题。

  相对来讲,王维的想法更适合生存,对于此种想法他的选择是智慧的,在乱世下选择保全自我,静心自我,使自己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这也算是不违背佛道的六根清净。对于世间万物秉持淡漠,正如佛法所言之不问世事。所以说这并不是王维的问题,仅仅是我们对于他既然所持有官宦身份但却没有舍生取义的行为而令我们感到不能接受而已。

data-original-width="632" />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人的一生便是在不断的失去中走完的

  其实王维的思想根据他的一生来看,我们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他的一生大起大落,不断的拥有又不断的失去,他在拥有了令他欣慰无比的贤妻后却又遭遇了妻子因难产而死亡,他老而无子,又经历母亲离世,并且与朋友们不断的相继分别。四十岁时王维又经历了朋友的逝去,张九龄与世长辞,孟浩然病发死亡,崔希逸被害身亡,再次还朝的王维看透了此时的长安城不再是以往的长安城了,“万国衣冠拜冕旒”早已成为空谈了,李林甫如同指鹿为马的赵高一般只手遮天,满朝文武噤若寒蝉。

  心灰意冷下王维也是很少在上朝,他专心的修佛,作诗作画,经营他的终南山辋川,他终于再次得到了他所想要的生活。但是,此一平静到他人生之末时却又发生了安禄山事件,这打破了他的所有,他再次因为被迫在伪政权做官而失去了全部。尽管皇帝原谅了他,但是他还是因为难释其疚遂不断上书请求出家,更是写出了“晚年惟好静,万事不关心”这样的诗句。

  此后他更是放空的将自己经营多年的辋川别业捐赠给寺庙,从此不问世事专修佛道。所以我们看王维经历的一生后会明白:人生是一个不断失去的过程,我们在失去中寻找,在失去中强大,唯有真正的做到无欲无求,使内心得清明平静到达顶峰,才能面对人生的打击得以释怀。

  王维经历了人世间所有的繁华沧桑后,他的内心是那么的“清明”,对于世间是那么的平静,他完全放空了自己,他讲自己的身心和大自然为一体,这便是我说的山水即是王维,王维即为山水,“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在历经尘世后,他也终于达到了人生最高“境界”。

  不论王维所秉承的思想为不为后人所推崇,王维他对于诗词的贡献与表述都是盛唐之中无可比拟的存在。单从诗词艺术来说“修辞立其诚”,一个好的作者,你的感情一定是要真挚,你所表达的一定是要有着真诚的,真挚到了一定程度时,那么大俗即大雅。很显然,王维做到了。

data-original-width="219" />
 


这篇有关于“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之王维的文章,就为您介绍到这里,希望它对您有帮助。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请分享给您的好友。美文网址:
文章地址: (转载请保留)。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