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老猫:耳闻目睹骗子做局,有的就图几顿饭_经典文章网,经典文章摘抄 > rel="stylesheet" type="text/css"> >
经典文章网:www.jingdianwenzhang.cn
>
您现在的位置: >经典文章 > >旅行 >

老猫:耳闻目睹骗子做局,有的就图几顿饭

时间:2017-11-01 19:25 来源: 经典文章网 点击: type='text/java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次
>

  老猫:耳闻目睹骗子做局,有的就图几顿饭 />

/>

/>

width="31" />

  1.

  第一次遇到骗子,是上大学后的头一个暑假。那年一个人去广东玩,之后要坐火车回北京。火车是晚上的,我下午就到了车站,为了打发时间,就在附近闲逛。逛着逛着,突然有个小伙子在我前边弯了下腰,似乎从树窠里捡起了个东西。

  然后他冲我喊:“这是谁丢的?你的吗?”他的手里,是一个暗红色的首饰盒。

  后来的桥段大家都熟知了,首饰盒里是戒指,戒指下是张几万块钱的发票。展示了发票后,小伙儿对我说,见者有份,给他一万五,戒指就归我。见我还处于一脸懵逼的状态,他想了想说,你给三千就行。

  知道我当时是什么吗?我完全不知道这是个骗局,我的第一个念头是,我怎么没看见地上有东西?这要是我捡到了该怎么办?接下来,对小伙子的报价完全无感,因为我是一个学生,现在身上就剩下几十块钱,仅仅够火车上买盒饭的了。

  于是,我对小伙子说出一句特别高大上的话:“赶紧找找失主吧,或者去找警察。人家丢了这么贵的戒指,该有多着急啊。”

  这回是小伙子被我说愣了,他打量着我,像是看外星人。然后他说:“五百吧。”

  我继续坚持:“我真的建议你去交给警察,搁在失物认领的地方。”

  小伙子彻底绝望了,点点头说:“好吧我去找警察。”揣起戒指,转身就走了。

  其实,占便宜的心谁没有啊。事后看报纸,才明白这是个骗局,而且非常传统。明朝人张应俞写过一本《杜骗新书》,其中《丢包骗》一类,手法与此相似。我登时后怕,心说当时我要是有钱,这套儿是不是就真的套我头上了?好在,那次我是真的没钱。这骗子也是眼拙,怎么相上我这么一个学生了?

/>

width="31" />

  2.

  第二次遇到的这位,说不清是不是骗子,但真是个美女。

  那时候我在一家生活服务类杂志工作,带着记者沿街采访餐厅,做一个美食地图。在永安里一家档次挺高的餐厅里,我们和经理聊天。经理是个挺八卦的姑娘,和我们说话的时候一直走神。最后,终于忍不住了,低声跟我们说:“那个女孩儿又来了,你瞧,她一个人吃那么多。”

  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在窗边的座位上,一个漂亮女孩儿正专心致志地吃面前的一大盘菜。

  能吃的姑娘我见得多了,我在动物园旁边的牛肉拉面,见过一个姑娘一口气吃了两大海碗面,把坐在对面的我都看傻了。这位有什么稀奇的呢?

  经理继续说:“她吃饭都是不花钱的。”

  嗯?这是怎么回事?

  经理开始八卦了——那个年代,有好多刊登分类广告的小报,上面经常刊登这一类信息:某女二十多岁,肤白貌美,丈夫出国,倍感寂寞,寻找优秀男士陪伴云云。后面留个手机号。这姑娘也登了这么一条,还真有人打电话约见。姑娘就把他约到这个饭馆来。见面时,姑娘通常早到,进饭馆就点餐,一口气点好几千块钱的菜,然后叮嘱服务员,只上几样,其他的都记在账上。之后,满脑子绮念的男人出现,两个人边吃边聊,相谈甚欢。吃的差不多该去办事了,姑娘会突然接个电话,或者干脆就有女伴来饭馆找她,于是推托有事,金蝉脱壳。被放了鸽子的男人怏怏不乐,但想起姑娘的电话在手里,还可以再约,也就不计较,埋单走人,看账单的没有,基本是直接开发票。

  之后,姑娘会把男人的电话拉黑,再也不接,然后在这里吃上一个多星期的白食,把账上的菜都吃光后,下一个冤大头男人就该出现了。

  “我刚开始还以为我们的服务员和她有什么关节,在占餐厅的便宜。”经理说,“找服务员一谈,原来是这么回事。服务员只是和她有一点默契而已。算了,这孩子只是骗饭,给餐厅增加流水,我们也就没管,也没法管。”

  说完这个八卦,经理如释重负,开始和我们细聊菜品了。我却集中不起精力来了,先是想这姑娘穿着体面漂亮,却喜欢用这个办法找饭辙,这算是生活所迫吗?还只是个业余爱好?接下来又有点担心,北京说大吧,遇到熟人也是常事,这姑娘守着这一个点儿,万一遇到饭票旧地重游,可怎么办?

  要说呢,当时这种姑娘,还是够手下留情,只要几个菜钱。搁现在,可能就没有这么便宜的事情了。

/>

width="31" />

  3.

  下面这件事情,是我中学同学告诉我的,我这个同学,曾是警察。他当警察的时候,他的发小,是某公司的小头目。这个公司,需要买一台设备。可惜,这种设备国内生产的厂家不多,要价很高。于是,小头目就上网搜,刚巧就搜到外地有个厂子有货,有图有真相,且价钱非常实惠。

  联系妥当,小头目兴高采烈就去看设备了。对方的接待很热情,领他去库房看了机器,合同细节也谈得很顺利,但就是厂长出差了,这次签不了约,说过两天厂长回来,就把合约寄过来。至于定金,算了不要了,到时候交钱提货就可以。

  人家这么厚道,小头目当然要感谢了。请工厂的诸位领导在对面大酒楼吃饭喝酒。饭后,对方暗示想去楼上“娱乐”一下,小头目没敢,找托辞回去睡觉了。

  回到北京,这件事就如同石沉大海,没了消息。再打电话问,对方一直说厂长没回来。小头目心慌,觉得是自己没掏钱请人家“娱乐”,得罪人了,赶紧再次出差,请饭,“娱乐”的时候,他把钱交了,自己溜了号。心说我请你们开心了,就算做到位了吧。

  还是没消息。打电话催促,厂长是回来了,但没有征得自己同意,就和别人谈合同,厂长很不开心。没办法,小头目第三次去了厂子,把厂长也给哄开心了。

  如此往返多次,小头目终于起了疑心。可要说对方是骗子吧?对方连定金都不要,也没骗钱啊。可要是真心做生意,也没这么干的,这是什么路数呢?

  于是小头目就找到了我的警察同学,希望通过公安系统在当地的熟人,摸摸这个厂子的底细。

  底细很快就摸回来了:该工厂,其实早就停产了。生产的设备,也就库房里搁着的那台,是留着钓鱼用的,为的是诱使各地想买设备的客户来工厂,请吃饭。当然,人家根本就不是为了吃那几顿饭,楼上所谓的“娱乐”,也属于子虚乌有。所有的原因,就是因为那个大酒楼,就是工厂办的三产,全厂的职工,都指望着那个大酒楼开工资呢。

  警察同学把这事当段子给我讲了,当时听着,觉得真开眼啊,后来又觉得那几位演戏的领导也不容易,看,人家也不是光为自己。谋生难,把人品都搭上了。

width="31" />

  4.

  所幸,以上种种,都是小骗,不要人命的那种。到了现在,似乎骗的手法并没见得有多大变化,只是凶狠程度越来越高,出人命的事也时常有。就会有人问,哎呦这社会怎么了?

  没怎么,一向如此。但技术条件更新,显得凶险了。

/>

width="14" />

  曾引发公愤的徐玉玉案

  应该说欺骗也是有成本的。比如说行骗者要搭上自己的人品、身体、自尊,有时候还有一些经济投入,更为重要的是,一旦事败,还有可能要承担舆论谴责、社会地位丧失,甚至法律责任。所谓“一日不识羞,三餐吃饱饭”。细算起来,这个风险并不小。可为什么自古至今,骗子层出不穷,甚至感觉身边人都受到威胁呢?还是利益驱动,以及不少骗子最终得手,逍遥法外的经历。

  还有一个原因不得不说。在各类对骗术有所报道的新闻中,经常会提点公众:不要相信短信,不要占便宜,不要轻信网友,不要透露信息,等等。这种提点,看似是一种服务,实际是一种委婉的批评。说直白了,被骗总是有自己的原因的,你自己做好了,怎么会被骗呢?这种思路和《杜骗新书》的作者如出一辙。此书每个章节末尾,都有个小点评。比如有个故事,讲狡猾的弟媳妇拿嫂子当枪使,骗吃骗喝,最终的点评落到嫂子结交不慎上。可是否认识弟媳妇,是嫂子自己做得了主的么?

  说到现代社会,每个人都不可能是完人,总会有自己的弱点,总会有犯懵的时候,所以才需要法律的保护,不能把责任都推到人性的弱点上去,掩盖秩序维护的不到位。这么一掩盖,你让骗子怎么想,还不更放肆了?

  谁都不敢说自己是绝对纯洁的,一辈子没因为某种利益隐瞒和欺骗过,甚至欺骗这种行为,也不单单是人类的行为,许多动物甚至植物也都会耍点小阴谋。只是,大多数人会给自己找理由,比如我是为了生活安稳,才会隐瞒感情经历;比如我是为了大家的生计,才不得不如此。诸如此类,慢慢就会觉得自己挺高大上的,觉得这只是个职业、手段。这种理由找得多了,胆子会变大,底线会越来越低,行为还会变本加厉。最终,自己都会信自己,觉得是为大众牺牲,天天搞得跟感动中国似的。这种骗,骗子自己当真,哄得大家一起跟着真诚,最可怕。

/>


这篇有关于老猫:耳闻目睹骗子做局,有的就图几顿饭的文章,就为您介绍到这里,希望它对您有帮助。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请分享给您的好友。美文网址:
文章地址: (转载请保留)。

相关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