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西游记》被译成这样,还不能拿奥斯卡最佳改_经典文章网,经典文章摘抄 > rel="stylesheet" type="text/css"> >
经典文章网:www.jingdianwenzhang.cn
>
您现在的位置: >经典文章 > >美食 >

《西游记》被译成这样,还不能拿奥斯卡最佳改

时间:2017-03-12 08:45 来源: 经典文章网 点击: type='text/java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次
>

  《西游记》被译成这样,还不能拿奥斯卡最佳改编剧本奖?

   />

  作者 张远

  来源 做書 (ID:ipublishing)

  太初混沌不分,天地晦暗地混淆在一起;

  万物模糊,横无际涯,

  谁都没有见过那时的景象。

  然而原始巨人盘古苏醒

  打破了混沌,

  强大的云雾世界清朗起来,

  清浊二分开。

  这大地上的所有造物

  向上追求至高的善;

  从中生长出的事物

  最终将实现美德。

  如果你们想要了解那种力量,

  它决定了存在的循环,

  那么这书定是最好的一本:

  《在西游之路上摆脱所有的灾难》

   />

  如果不是最后一句,你定然想象不到这是《西游记》的开场诗,而当做是某本类似《魔戒》的史诗。

  正是这样的史诗范儿和“陌生化”让德语版《西游记》在前几日的微博上蔚然流传,墙外开花墙内香。

  在译林出版社编辑王蕾(微博 class="__cf_email__" data-cfemail="aae3eeea">[email protected]幸福的黄蔷薇)在微博上晒出自己译回中文的德语版西游记的开头后,一日之内已经有了近千条转发,“亲王”马伯庸、科幻作家宝树、2014年推出校注本《西游记》的中华书局编辑李天飞等都在推波助澜,纷纷赞叹“这个史诗范儿好足啊”、“有种看魔戒的感觉”、“这定场诗没谁了”,更有人提议德语版值得全本译回中文。

   />

  第二天,王蕾又在微博上贴出了她翻译的《猴王出世》,其“花果之山的应许之地,水帘之洞的洞中天堂”的西式处理,更是让人拍案叫绝,以至于“都忘了原文是怎么写的了”。

  如果你知道这版德语西游记的译者曾对歌德熟读精研,在翻译时借鉴了很多《浮士德》的句法,就不会对这样“史诗味”十足的《西游记》大惊小怪了。

  如此既得中华文化之神,又兼顾西方文体之形的翻译,出自何方高人之手?她的学生在评论下面爆出了她的一些八卦:当年坐着火车况且况且穿越欧亚大陆来到中国;经常看她骑着那种后座能带娃的自行车上下班;读的是中国美术学院版画系。

   />

  译者:林小发

  这与我去年在法兰克福书展见到的林小发印象吻合。在德语版《西游记》首发仪式上,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她随身携带的富光太空杯,里面还泡着枸杞。在德国这样一个酒店都不提供开水的国家,这是她在西湖边栖居25载的烙印之一。

  “原来的德语版《西游记》只有一个版本,只有四分之一内容,开头就是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只猴。你看西游记的原版,开头讲的是世界的产生,部洲的分布,西游记不止是一个故事那么简单。”这也是林小发决定翻译《西游记》的契机之一,不只把西游当作一个东方故事,而是可以和《尼伯龙根的指环》对峙的东方奇幻世界。

  当然,吸引她的不只有《西游记》的史诗性,还有其无所不包的主题多义性——既是无孩不爱的儿童文学,又是让大人如痴似狂的神魔故事,还是承载了佛道思想的宗教故事,无论是世俗还是宗教层面都自有深意。当然,相比于开头气势雄浑、意象开阔的定场诗,她也喜欢《西游记》结尾的处理,阿难、迦叶向唐僧师徒索要贿赂,有一种特别尘俗的感觉,“跟你想象的不一样。”

   />

  虽然为了翻译《西游记》,林小发特意去浙江大学中文系读了硕士,然而《西游记》不只是一个文本,更是东方文化的载体或结晶,如何让西方人能够get到其中的深意?让更多的西方人可以接受?“比如第一回《灵根育孕源流出 心性修持大道生》,你试着用英语讲一下灵根是什么东西?心性到底怎样理解?这样的问题一出来,你会发现自己已经完全在佛教、道教里面了。”

  林小发首先选了一个清代删节版的《西游记》版本——《西游正道书》,这个版本把一些描述山山水水的重复应景诗删减了,降低了西方人的接受障碍。但除此之外,全书并无其他删减。

  对于《西游记》修炼成佛、得道的思想,她只能用“自我完善”这种西方人人皆懂的概念加以替换,“虽然有点变味儿,但也没有办法。”毕竟,《西游记》在德语世界几乎无人知晓,很多人还是通过《七龙珠》、太极拳、中医略知皮毛。为此,她只能通过巨细靡遗的详尽注释来向德语世界“偷渡”一些佛道概念。

  为了找到专家释疑解惑,林小发阅读了大量关于《西游记》的学术文章,按图索骥,上门求教。为了弄清诗词中频频出现的宗教术语,她自费探访中国各地的博物馆、寺庙和道观,寻找民间隐藏的“高人”。

  从1999年开始翻译,她接触出版社一直碰壁,直到她翻译了一大半之后,才有出版社有意接洽,她笑说这是“非常不职业,不明智的做法”,毕竟在德国,中国文学找不到正规的出版社,只有东方文学出版社这样的非主流出版社。据我从法兰克福书展上获得的数字,中文书在德国引进图书中的比重,常年稳定在0.3%左右,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而这一次,出版德语版《西游记》的是以出版世界古典名著著称的Reclam出版社,据悉首印2000本已经几近售罄,目前正在加印。
 

  当然,微博的走红可能让这本书在中国的热度甚至超过了德国。之所以如此,恐怕也是因为真正从头至尾读过《西游记》原著的中国人也已经不多了,所以才会有如获至宝之感。“我以前在中国教的学生,他们说的《西游记》原版指的是什么呢?指的是电视剧。”林小发告诉我。

  在中国美院给学生开讲《西游记》时,甚至中国学生询问这个金发碧眼的外国人该通过哪些途径了解中国古代文化和宗教,“我告诉他们:你去细读《西游记》的原版就会了解很多。”

  看来,这本德语版《西游记》真的有“出口转内销”的必要了。

   />

  点击阅读原文,开启精彩旅程 />

  内容转载自公众号

  做書 /> 做書 了解更多


这篇有关于《西游记》被译成这样,还不能拿奥斯卡最佳改的文章,就为您介绍到这里,希望它对您有帮助。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请分享给您的好友。美文网址:
文章地址: (转载请保留)。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