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女人在床上不叫的理由你知道几个-_经典文章网,经典文章摘抄 > rel="stylesheet" type="text/css"> >
经典文章网:www.jingdianwenzhang.cn
>
您现在的位置: >经典文章 > >女人 >

女人在床上不叫的理由你知道几个-

时间:2017-12-04 06:32 来源: 经典文章网 点击: type='text/java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次
>

  女人在床上不叫的理由你知道几个?

/>
 

  001

  霍眠是被一道踹门声给惊醒的。

  当她从床上坐起来,只看到蒋少霆气势汹汹冲进卧室,甩手将一叠报纸砸向她:“霍眠!你还真长本事了,竟敢跟我偷拍我?”

  报纸从她头顶滑落,标题醒目。

  【蒋家大少深夜携某神秘女子到医院,疑是好事将近?】

  【八一八蒋少霆的神秘女友】

  【曝!蒋大少已婚身份被揭穿!新女友实则小三……】

  她瞥了一眼,忽然觉得卧室里有些冷,摇头道:“你误会了,这些照片不是我找人拍的……”

  “误会?”蒋少霆双指扼住她的下颚,薄唇泛着嘲弄:“除了你,还有谁会这么关心我和安晓的私生活?我才一个月没宠幸你,就忍不住昭告天下我在外面养女人,你这个正宫独守空闺了?”

  “真的不是……”

  撕拉一声,裂帛声响起。

  霍眠惊恐地看着自己的衣服被他撕开,大脑还来不及思考,整个人就被他重新压回被褥。

  男人阴寒着脸欺身而上。

  “既然你这么想要,我成全你!”

  “不要……少霆……”

  她瞪大眼,双手抵在两人胸膛间,却被他用铁臂拽开摁在头顶,动弹不得,紧接着,在她不安的注视下,蒋少霆没有丝毫怜惜,重重沉下身,直接刺穿了她的身体。

  “唔~”

  裂痛席卷而来,她被迫半弓着身承受他强悍的索取。

  灯光下,一张脸被映衬的惨白!

  一场缺少爱抚和前戏的欢爱,好比酷刑。

  足足一个多小时后,伴随着男人粗喘的低吼,大床摇晃的力度才慢慢减弱下来,只是此刻,床头手机突然震动起来。

  嘟嘟嘟——

  霍眠不经意瞥到上面的备注,瞳孔骤然紧缩,抢在他接电话之前突然抢先一把拿走他的手机藏在背后:“别接,你既然在我的床上,就别接她的电话!”

  蒋少霆毫不犹豫从她身上起来,对她摊开手:“把手机给我。”

  霍眠咬着唇,没有动。

  蒋少霆没了耐性,俯身直接抢夺手机。

  霍眠拼了命用力攥紧,骨节都泛了白,可他还是蛮横地一根根掰开她的手指,夺过手机放在耳边,摁下了接听键。

  “喂?”

  “别担心,这件事我会处理好,你乖乖吃早餐,我一会过来接你去公司。”

  瘫在床上,她听到蒋少霆旁若无人般跟沈安晓聊天。

  那种轻言细语、独属于情人间的柔情是她从没听过的。

  一股刺痛倏忽从心脏蔓延至全身。

  挂掉电话,蒋少霆面无表情地对她说:“我们离婚吧。”

  口吻,平常到就像是在说今天天气不错一样。

  “你在跟我开玩笑么?”霍眠明显僵住,又懊恼地说:“是不是照片?我都说了,我真的没有找人偷拍你!这件事分明是……”

  “不管是不是你曝光的,当年你明知道我爱的人是安晓,还玩手段硬逼老爷子让我娶你,现在老爷子去世了,我们离婚不应该么?!”蒋少霆冷冷地打断她。

  蒋霍两家是江城名门望族。

  三年前,蒋家内部出现危机,恰逢蒋老爷子心脏病发,蒋少霆为了挽救公司寻求霍家注资,谁知道霍家却提出条件逼他娶她。

  无奈之余,他只能先和霍眠隐婚三年,而安晓就苦等了他三年。

  如今老爷子已经去世了,他必须离婚。

  霍眠知道,不管她怎么解释当年是她家人看她为了蒋少霆连命都不要、才提出要两人结婚的苛刻条件,在蒋少霆的世界里,自己就是一个拆散王子和公主的恶毒女配角。

  所以,他恨她,她都默默承受着。

  002

  蒋少霆见她不回复,眉峰皱了皱。

  但他也没多说,反正他早知道霍眠不会这么轻易答应的。

  他转身去床头柜前挤出两片白色的避孕药递给她,连水都不曾端一杯:“把药吃了,我和你之间不需要孩子。”

  两颗白色的药丸静静搁在他掌心。

  一股难以言喻的悲伤浮上心头。

  “当着我的面和沈安晓浓情蜜意,现在又让我吃药,是觉得我不配怀你的孩子么?可你是不是忘了,我是你老婆啊!”她望着他,满脸哀戚。

  “这样的婚姻是你自己求来的,怨得了谁?!”

  蒋少霆冷哼一声,直接伸出虎口狠狠钳住她的下巴逼她张开嘴,双指将药丸送了进去才肯罢休。

  没了支撑点,霍眠无力地往下滑。

  那两粒干涉的药丸也因为没有喝水哽在喉头,咽不下去又吐不出来,她只能捂着喉咙拼命地咳嗽,想把它们咳出来。

  蒋少霆甚至没有多看她一眼,换好衣服转身便走。

  霍眠盯紧他往门口而去的背影,那么决绝,又那么冷漠。

  在那一瞬间,多年积攒的感情龙头像是突然之间被打开了,疯狂地需要倾泻。

  她冲他大喊:“蒋少霆你站住!”

  蒋少霆置若罔闻,依旧往外走。

  霍眠脑子里所有理智的弦统统崩裂:“是,在明知道你有心上人的情况下,我还要和你结婚,是我不对!可当年霍家是光明正大和你谈条件,你既然那么爱安晓,为什么要答应娶我?”

  “归根究底,在蒋家和安晓之间你选择了蒋家,是你先放弃了她!”

  蒋少霆步伐猛然一顿。

  霍眠扯扯嘴角,冷笑道:“我说对了是么?”

  一向温顺乖巧的女人忽然变得咄咄逼人,还处处踩他痛脚。

  蒋少霆怒瞪她:“够了!”

  “不够,我还没说完,怎么够呢?”霍眠补充着:“我以为你同意娶我就代表着,婚后只要我努力爱你,努力证明我不比安晓差,终有一天,你一回头就会发现我的好……”

  “可我错了,错得彻底!”

  “结婚后,不止我是摆设,就连这幢婚房都变成你可有可无的落脚点,是啊,你有你的小家要照顾,有你的心上人要疼宠,所以我就活该独守空闺变成你厌恶的存在么?”

  “这三年来,你又有关心过我么?知道我喜欢什么讨厌什么么?不!你不知道,你只知道娶我就是伤害安晓,所以竭尽全力去弥补她,就连你公司的人都觉得你和沈安晓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我只是个死缠烂打的追求者,但明明我才是你的老婆!”

  “照片也只是你的借口吧,就算没有曝光你和安晓,你也一样会跟我提离婚对不对?熬了这么多年,被我纠缠这么多年,蒋少霆,你一定是憋疯了,憋得浑身都要爆炸了是不是……”

  她撕心裂肺的控诉下,藏着满满酸涩。

  蒋少霆忍耐也已经到了极限,额头青筋微微鼓动着。

  本来就是没有感情的联姻,更何况他早就心所有属,是她横插一脚才落到现在这种进退两难的地步!

  换言之,种苦因,得苦果!

  “不管你说的再多,不爱就是不爱!蒋太太这个名份你也霸占够了,早点离婚对大家都好,我相信以蒋家的背景地位,离婚后你不会缺少追求者的……”

  滴答。

  一滴眼泪砸到地上。

  霍眠嘴角的弧度加深。

  她的少霆真的好坦白,坦白到连微末的谎言都不肯施舍给她。

  一句不爱,就已经终结了全部。

  003

  砰!

  他摔了门离开。

  空寂的房间里,霍眠机械而僵硬呆坐着,对着空气喃喃低语:“这么多年过去,或许你已经忘了我们刚刚见面的场景,那一年,我遭遇校园霸凌,是你帮我赶跑了他们,你还牵着我的手说,遇到这种事一定要站起来反抗,后来,我一直记得你的话,终于不害怕了……”

  “还有那年车祸,我拿命护你,你也曾牢牢抓着我的手跟我说会报答我会永远记得我,可是,等我出院,你就和安晓在一起了,你也不记得我救过你了……”

  “又或许,你其实从来都没想过要握我的手……”

  “离婚吧,当完最后几天的蒋太太,我们就互相放过彼此了,蒋少霆,我祝你幸……福……”

  说到最后,她咬着嘴哭,哽得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想到她刚刚吃了什么东西,她忙狂奔到盥洗台,伸出手一遍遍不厌其烦抠着喉咙,紧接着嗷嗷大吐一番,不止避孕药,就连黄疸水都清空了,才勉强舒服了一点。

  抬起头,看到镜子里自己苍白的脸,涣散的眼,还有墙上孤零零的影子。

  仿佛从头到尾,她都是一个人在唱着独角戏。

  ——

  佣人张妈买早餐回来,正好在路口撞到开车离开的蒋少霆。

  她本想男主人一个月没回来了,准备上前打个招呼,但窥见他阴鸷的脸,只能悻悻地收了声,谁曾想,进了别墅后,立刻被霍眠披头散发、脸色惨白的模样吓了一跳。

  “天啦,太太你这是怎么了?”一边扶起他,张妈一边去找手机:“蒋先生刚走,我现在就给他打电话让他送你去医院……”

  “不要!”霍眠猛拉着张妈的手:“别叫他,我没事,真的不用去医院……”

  “可您已经怀孕四周了,这怎么能成呢?我还是得告诉蒋先生!”

  “我可以给你钱,很多很多钱,求你不要让他知道……”霍眠卑微无助地恳求着她,泪流满面:“求你……给我留一点尊严……只要一点点,就够了……”

  张妈心疼地盯着霍眠,就此陷入了沉默。

  不敢再提蒋少霆,她扶着霍眠躺在床上,给她盖好被子:“太太,你睡一会吧,睡醒了就会没事了。”

  霍眠茫然睁着眼:“好冷,把空调调高一点好么?”

  盛夏的天气,屋子里又根本没有开空调,太太竟然说冷?

  “好,我把温度调高一点。”张妈点点头。

  “谢谢。”

  得到了回应,她终于闭上眼,心满意足地睡去。

  ——

  从那天起,蒋少霆再没回过家。

  霍眠安安静静地守在家里,偶尔会关注那些有关蒋少霆和安晓的新闻报道,最后都被迅速撤掉了。

  蒋少霆一向不喜欢别人议论他的私生活。

  她想跟他说离婚,但他从来不接她的电话。隔了几天,她从蒋少霆的特助那里得知他最近上火,她便按照惯例煲了汤送去他公司,顺便想谈离婚。

  刚到公司楼下,就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和一个小秘书在聊天。

  “安晓姐,前几天传出新闻,说蒋总带着一个神秘女子去医院,那个女子是不是你啊?你和蒋总已经结婚了么?”正说着,小秘书忽然把枪口对准了霍眠:“对了,我跟你讲啊,那个就是霍小姐,这几年隔三差五就给蒋总送汤!不过蒋总从来不喝她送的汤……”

  004

  她虽是霍家娇女,可她和蒋家联姻没几个人知道,这些年,公司里的流言蜚语也很难听。

  没搭理小秘书,霍眠看了一眼沈安晓。

  她们曾是大学最好的闺蜜,要好到,她毫无保留地跟沈安晓分享自己喜欢蒋少霆,也曾跟她讲自己为了救蒋少霆连命都不要!

  同样,她也无法忘记,当她从医院出来时,安晓把蒋少霆带到她面前告诉她这是自己男朋友的场景。

  这大概是她辈子最膈应的事。

  最好的闺蜜,抢走她最爱的男人,还一脸无辜的带到她面前炫耀。

  可蒋少霆,就是发疯似的喜欢她!

  “小眠,好久不见。”沈安晓大度地冲她伸出手。她如今是蒋少霆的私人秘书。

  霍眠提着汤,无视她伸过来的手。

  沈安晓的手顿时僵在空中。

  小秘书忙拉着沈安晓的手,谄媚道:“安晓姐,你手上这个戒指真好看,我上次看到蒋总也戴了一枚男款啊,天啦,你们真的是已婚么?”

  安晓双手交叠遮了遮,娇嗔:“你别胡说,这里是公司呢。”

  霍眠瞥了一眼那戒指。

  银戒,低调却很用心的款式。

  而她的无名指上,空空如也。

  因为隐婚,婚戒也不能戴。

  此刻,那枚被她串挂在胸口上方的婚戒滚烫炙热,灼烧得她皮肤隐隐作痛。

  叮——

  电梯到了。

  霍眠挺直脊背,快步进了电梯。

  她再脆弱再可怜,也绝不会让沈安晓去看笑话。

  安晓心念微动,也跟着霍眠进入了同一部电梯,还随手关掉了里面的监控,才得意地道:“知道少霆为什么带我去医院么?因为我怀孕了!”

  原来,这才是他急着和自己离婚的理由。

  “那又如何?只要我一天没有签字离婚,你的孩子就永远只能是私生子!”霍眠仰着头,步步紧逼:“这次的偷拍也是你自导自演吧?是忍不住要逼我离婚了,还是觉得小三这个身份当腻了?”

  “你……”安晓脸色一白,很快又道:“少霆爱的人本来就是我!如果当初不是你硬逼他娶你,他甚至不会多看你一眼!现在蒋家那个老头子也已经归西了,你以为你还能拖多久?”

  啪!

  霍眠猝然间扬手甩了她一巴掌,眉眼间萦绕着愤怒。

  “你说话给我放尊重点!”她不许任何人侮辱蒋爷爷!

  “你打我?”

  安晓捂着被打的侧脸,眸中掠过一丝阴狠,直冲她扑过来抢她的保温桶。

  这是给蒋少霆的,霍眠条件反射般不许她夺走。

  两个人便在电梯里扭打在了一块。

  安晓本来占据着上风,可不知怎么了,她突然就停止了反抗,还故意摔倒在地,捂着脚踝,用楚楚可怜的眼神望着她:“小眠我……”

  电梯门恰在此时就开了。

  “你们在干什么?”

  蒋少霆的声音突然在霍眠身后响起。

  扭头去看,男人正阴沉着脸,她下意识想解释:“少霆,不是你想的那样!是安晓她……”

  “谁许你在公司动手的?向安晓道歉!”蒋少霆瞥见安晓脸上清晰的指痕,冷声打断霍眠,然后越过她扶住安晓。

  “我没事的,少霆算了吧。”安晓顺势往他怀里一靠:“而且小眠也不是故意的,你别怪她了。”

  蒋少霆半搂着她,望向霍眠。

  似乎,在等着她的道歉。

  霍眠倔强地不肯道歉:“我没有错,是安晓她先对爷……”

  “少霆。”安晓突然拽了拽蒋少霆的袖子,小脸皱成一团:“我刚刚好像扭到了脚,你能不能送我去下医院?”

  “好。”蒋少霆揽紧了安晓,离开前凛冽地瞪了霍眠一眼:“跟你提离婚的人是我,有什么事冲着我来!”

  闻言,霍眠心口狠狠一痛。

  005

  短暂的愣怔后,直到电梯闭合的最后一刻,她才及时拉住了蒋少霆:“我今天来其实是有事想跟你说……”

  “是真的有事还是想让我喝你煮的东西?”蒋少霆瞥了一眼她手中的保温桶,凉凉地说:“我早说过,我不会碰你经手的东西!”

  说完,他用力将她推开。

  霍眠脚下没有站稳,跌撞着摔倒在地,脚踝一阵钝痛刹那蔓延开去,保温桶也哐当掉在地上,等到她再抬起头的时候,电梯的门已经关严实了,蒋少霆和安晓也已经不在了。

  冷风毫无征兆钻进她的身体里。

  呵,真无情。

  ——

  蒋少霆走后,霍眠把汤给了他的助理。

  他就算不喝,她也不会真的扔掉。

  回了家,她拖出受伤的脚,简单擦了药酒。

  午饭和晚饭都没心情吃。

  夜色渐沉,别墅外依旧静悄悄的。

  大概,蒋少霆以为她今天推了安晓,或许很久都不会想见到她了吧?

  也好,能晚几天离婚。

  闷闷地准备上楼。

  此时,车库竟然传来了车子熄火的声音。

  她期待地望向门口。

  可是当她看到回来的人时,全身的血液都凉了。

  除了蒋少霆,居然还有安晓!

  她震惊地瞪大眼:“你这是什么意思?”

  难以置信,她的老公竟然要带另一个女人,准确来说是小三,登堂入室!

  蒋少霆提着行李,安晓甜蜜地挽着他,两人目不斜视往大厅进了大厅,他也没给她多余的解释:“反正就快离婚了,安晓以后会住在这里!”

  站在灯光下,霍眠从她那个角度,清楚地看到了安晓眼底的嘲笑。

  仿佛在说她连一个男人都守不住。

  憎恨爬上心头,她忽然很想不管不顾,杀了这对狗男女!

  “怎么?不乐意?”蒋少霆看清她眼底的不甘:“不乐意你可以现在就搬出去!”

  “这里是我的家,凭什么要我搬?安晓不是要住么?没问题,客房是干净的,愿意住多久就住多久!我不收她的房租!”

  她不离婚了!

  就要凑在他们中间,像当初膈应她一样,膈应他们!

  霍眠忽然自私的想着。

  “谁告诉你安晓住客房?”蒋少霆扯着嘴角,拍了拍安晓的手背:“乖,把行李搬去主卧,我有事跟霍眠说。”

  “好。”安晓咧嘴笑了笑,甚至踮起脚尖吻了吻他的下巴,然后提着行李上楼。

  欢脱利落的步子,哪里有受过伤的模样?

  霍眠眼神一冷:“站住!”

  她才是这个家的女主人!

  凭什么要把主卧也让出去……

  怒火丛生,她不依不饶地想追上去,却被蒋少霆一把拽住,他阴沉着脸取出一份离婚协议书扔她脸上:“中午的事我不想再计较,把字签了搬走。”

  捧着那份密密麻麻的协议书,刹那间心如刀割。

  “蒋少霆!就因为我爱你,所以你才可以这么轻贱我么?想离婚?门都没有!我死也不离!我就要霸占着蒋太太的名份,让你的安晓一辈子见不得光!一辈子活在我霍眠的阴影下!!”

  她扬着手,用力撕碎那些文件,纷纷扬扬洒在空中。

  正好有几片碎纸屑落在蒋少霆微开的衣领口。

  男人的脸顿时阴鸷下来。

  “你再说一次!”

  “我、不、离、婚!绝不!”霍眠撂下一句狠话,扭头就跑上二楼。

  安晓正好把霍眠的衣服和日用品收拾好,她像扔垃圾似的丢给她:“小眠,既然你守不住老公,那么我好心一点帮你守吧,对了,谢谢你中午的那一巴掌,不然我还不一定有借口搬进来呢。”

  霍眠用力抓着那些东西,目眦尽裂:“不用客气!可就算你搬了进来,蒋太太这三个字,目前还是我的!!”

  “你……”

  ↓↓↓↓后续内容点左下角【阅读原文抢先看!


这篇有关于女人在床上不叫的理由你知道几个-的文章,就为您介绍到这里,希望它对您有帮助。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请分享给您的好友。美文网址:
文章地址: (转载请保留)。

>